与案情无关

2020-01-26 22:58

经过现场勘察,陆刚把自己对案情的分析向秦所做了汇报,秦所听取汇报时正准备召开紧急会议。市里出了大案,一个家伙为泄私愤制造了一起灭门惨案。市局调动人马紧急增援,在各个路口设卡,全力抓捕犯罪嫌疑人。一听到这个消息陆刚马上精神抖擞了。心想这有可能是自己立功的机会,把刚才自己向领导提的那个盗窃案侦破方案立即抛到了一边。可秦所在布置任务时却给陆刚兜了一头冷水。全所一共六名民警,偏偏让他一个人留守,这等于剥夺了他的立功机会。陆刚很恼火,当面又不敢有所表示。散会后黏在秦所后屁股说,秦所你就让我去吧,我在家没什么用。秦所回头看看他说,对了,你刚才分析的那个案子很有想法,你这两天注意一下动向,先不要打草惊蛇,给我盯住了,等我们回来。

陆刚还想说话,但秦所已经上车了,一边套一边说你把家给我看好了。

陆刚望着远去的警车骂了一句。心说不让我去我照样能立功。

陆刚所在的羊角岭派出所在全市是最偏远的,羊角岭镇不大,被群山包围着,像睡在窝里的一窝鸟蛋。他被调到羊角岭已经三年,平时发生最多的也就是谁占了谁两条垄,谁背地里说了谁的瞎话之类的小纠纷,真正的案子从陆刚来就没发生过。这对当地当然是好事,可对陆刚来说却不是好事。自己当是为了惩恶扬善,除强扶弱,当了三年民警,没有恶让他惩,没有弱让他扶,就等于把他泡在一池温吞水里,一点没有展示自己的空间。更现实的是在这个偏僻的地方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大事——。女刘雁明确告诉他,什么时候调回市里什么时候谈婚论嫁,但要有个期限——三年,三年内如果还窝在那个山沟子里,新郎肯定换人。这话是他们在两年零六个月前说的,眼下已经时日不多。陆刚为调动工作的事几乎跑断了腿,磨破了嘴,无奈自己根子浅,头皮软,到处撞墙。秦所虽然很他,却帮不上什么忙。一次所里聚餐提到这事秦所玩笑不玩笑地说了一句,小陆,你要是立了功,就有希望喽。这句话成了陆刚的稻草,他每时每刻都盼着立功机会出现。

这个盗窃案跟那个灭门大案当然比不了,但对于这个平静得像一潭死水一样的羊角岭来说就很轰动了。羊角岭虽然地处偏远,但因为这里家家养鹿,村民并不穷困。近一个月来连续发生了三起盗窃鹿茸的案子。其中一户养鹿场在一夜之间丢了三十对鹿茸,损失惨重。鹿是当地人的命根子,影响小得了吗?眼下正是收茸期,再过几天进入九月鹿茸就开始骨化,所以盗窃犯抓住了这个时机作案。当然这也是破案的最佳时机,如果过了收茸期,盗窃犯就收手了。全镇百头以上的养鹿场有二十一家。这么多养鹿场就是全所出动也盯不过来,何况眼下只剩下陆刚一个人。从现场来看养鹿场的围墙一般都有两米多高,要完成这一系列行动一个人恐怕不行,必有帮凶。现场勘察的结果也证实了陆刚的推断,在鹿场围墙外的土地上发现了两种尺码的鞋印,鞋是一种被当地人称做“军板儿”的军用布鞋。这种鞋轻便养脚,几乎人人都穿。另外从作案的手法和对地形的熟悉上,可以排除外地人作案的可能,基本上可以把侦破范围锁定在镇子里。但是整个镇子三千多人口,具备作案能力的青壮年不下一千人,逐一排查估计到也查不完。陆刚觉得应该两条路同时走,一条是蹲点,接连发生盗窃案后很多养鹿场都沉不住气了,抢着收茸卖茸。目前将近一多半的养鹿场都收完了茸,自己可以选定几个比较大的,还没收完茸的养鹿场进行蹲点,说不定能抓到“大现”。另一条路是摸清每个鹿场的产茸量,把住销售渠道,找出可疑的卖茸人。陆刚决定白天走访鹿茸交易市场,晚上蹲点。

蹲点蹲了一整夜,身子有点吃不消。趁着天色朦胧回到所里,往值班室的床上一倒,又冷又饿又酸又疼。刚要睡着大门就被人拍响了。

拍门的人叫金山,一个养鹿场的。金山牛着喉咙喊,有人没人,出来一个。

陆刚心烦,锁着两道眉出来说,有事说话,驴嚎什么。

金山说,我找你们所长。

陆刚点上一根烟提神,说所长不在,你要是找他就等三天以后吧。

金山说我可等不起,你们警察还能不能干点正事?我家的鹿茸昨晚被盗了。

陆刚脑子一嗡,把刚点着的烟头一掴。走,带我去看看。

金山的养鹿场在东山坡下,那里是镇小学的原址,后来小学迁到镇中心,那里便被金山包下来建了养鹿场。养鹿场东大墙的墙头上搭着一条破被,铁丝网失去了作用。看家护院的大狼狗被一根绳子吊死在墙上。陆刚问,你昨晚没听见狗叫?

金山说,我昨天喝多了,睡得死。

你家人呢?

我带回娘家了。

陆刚问,你昨晚跟谁喝的酒?

金山说,跟王大旗。

还有别人吗?

没有,我跟他从中午一直喝到晚上。

在哪喝的?

在这呗,家里没人我从来不出去。

陆刚想能不能是这个王大旗故意把他灌醉了实施盗窃呢?这个王大旗到底是什么人呢?就问,你跟王大旗是朋友?

金山说,他是我小舅子,我跟老婆吵架他过来说和。

陆刚说,你俩喝酒的时候还有没有别人知道?

金山想想说,没有,大门关着没人进来。

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我不知道了,我喝多了,一觉到天亮。

陆刚用数码相机把现场拍了下来,又做了详细的笔录。临走时把搭墙头的那条破被拽下来扔到车上。回头又看到勒狗的那条绳子,让金山解下来也扔到车上。金山问,什么时候能破案?

陆刚回头看看他说,我比你着急。

金山说,你着急应该,你就是干这个的,案子破不了不打我的脸。

陆刚启动警车,回头说,你哪那么多废话,晚上别喝酒了,精神点。

回到所里草草吃了口饭,倒在床上想睡一会儿。刚闭上眼睛脑子里就映出案发现场的景象。没准现在贼也正倒在床上合计下一个目标呢。一想到这些,睡意全跑光了,扑棱站起来操起。

喂,老魏,我让你帮我打听的事有眉目了吗?

老魏打着哈欠说,陆大侦探你昨说的事今天就追着要结果,你以为我是孙悟空啊。

陆刚说我一猜你就还没睡醒呢,你赶紧给我查去,我着急。

你着急也得容人空儿吧,我还有一屁股烂事等着处理呢。老魏抱怨。

好好好,交情没了,你这个朋友我算是看走眼了,你忙你的吧,我不劳您大驾了……

老魏说,打住打住,我这就去行吧,我起来了,听见了吧我正穿衣服呢,我早饭午饭都不吃了,攒到晚上一块吃,行不行?

陆刚笑说晚上我请你。

老魏说行了行了,我不想见到你。

老魏是陆刚的老,俩人不分里外。陆刚和老魏同时到的羊角岭,不同的是老魏倒腾鹿茸赚了不少钱,陆刚当警察却陷入了事业与婚姻的窘境。老魏对当地的行情相当了解,甚至跟每年来收货的客户都很熟悉。对每户养鹿场的情况也是了如指掌。陆刚的另一条线索就牵在他的手上。接近中午的时候老魏打来电话说最近这两天没什么新的动向,收货的出货的都不可疑,这样看来最近这几起盗窃案的赃物还没有出手。

陆刚让他继续打探。撂了电话到车里把那条破棉被和勒狗绳拿到屋里研究。被是极普通的假军用棉被,绿被面又糟又脏,里面全是垃圾棉。这种被在集贸市场上有的是。勒狗的绳子也是极其普通的尼龙绳。陆刚叹了口气,有点气馁。但一想到刘雁的话就只好打起精神来。下一步他没有更好的办法,与其这么干等着不如到外面走走,说不定能抓到什么意外线索。

陆刚前脚刚跨出派出所的大门,后脚值班室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跑着回去接起电话,电话是秦所打来的,秦所问他家里有没有什么事情。陆刚心里明白这是秦所查他的岗呢。嘴上说你放心吧秦所,我坚决完成领导布置的任务,把家看好,阵地在我在,阵地不在了我还在。秦所笑说你个臭小子,就贫吧。挂断电话陆刚冲着电话说,将在家,君在外,君命爱受我就受,不爱受我就不受,感情你老婆孩子都有了,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陆刚跟了秦所两年,了解他的为人。他到羊角岭来当所长其实也是“曲线救国”的路子,羊角岭只是他回市内升官搭的跳板。因此他的工作方针就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大家都了解他的想法,所以都尽量保证不出乱子。

陆刚开着车在大街上慢慢地走。羊角岭算得上大街的只有两条,像并行的两支筷子。街的两边都是卖鹿货的小店铺,行人稀少,真正懂行的人都直接到鹿场去。陆刚漫无目的地瞎转,突然一个人从一家店铺里冲出来拍陆刚的车门。

陆刚说你找死啊?

金山笑着打开车门钻了进来,说,我还想到所里找你去呢,没想到在这碰见你了。

陆刚停住车说,你找我有什么事?

金山说我找你能有什么事,破案的事呗。

陆刚说你下去,我正巡逻呢。

金山说你还撵我,我有重要情况要向你反映。

陆刚掉转车头,回到所里。

坐在值班室的床上,金山悠荡着腿。陆刚说,什么情况?

金山说,我也拿不太准,就是怀疑。

陆刚说,你怀疑的目标是谁?

金山说,倒鹿货的老魏。

陆刚皱了眉头。他早听说老魏跟金山因为收鹿货闹过矛盾,互相都记恨,金山肯定是想借这个机会恶心老魏一下。陆刚不动声色,说,你怎么怀疑他呢?

金山说前段我听说他欠一个南方人一批鹿茸,我们嫌他价压得太低,都不愿意给他货,货备不齐能不着急吗?这两天我看他祟祟的,肯定是他干的。

陆刚说,我们办案最重要的是证据。

金山说,我知道,可我是受害者,我着急啊。

陆刚不想与他浪费时间,就说我知道了,要是没别的事你就先回去吧。

金山站起身出去。陆刚盯着他的,突然想这个金山倒是挺有意思啊。他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拎起那条绳子仔细看,发现上面有柴油的味道,这说明拥有这条绳子的人肯定家里有车,而且是农用车。陆刚隐约记得金山好像是有一辆车,是自己改装的十二马力拖拉机。他决定再去金山家走一趟。

金山家的大铁门从里面锁死了。陆刚本来想悄悄走进去查看一圈,看来不行,只好敲门了。咚咚咚——一连拍了十几下也不见有人出来。陆刚围着院墙转了一大圈,走到案发现场的时候他突然想到,外面的人是怎么翻进墙里而不被狗发现,又把狗勒死的呢?除非用什么办法先把狗制服,可既然能制服又何必再勒死呢?这分明就是嘛。如果从他的家里找到一样的绳子就说明这个金山有重大嫌疑。陆刚为自己的大胆猜想而兴奋不已。但他还是及时冷下来,蹲在墙根下重新捋了一下思路。也许是金山玩的苦肉计。动机,金山的动机是什么呢?陆刚想到了还有一个关键人那就是王大旗,很可能是他俩合谋作案。陆刚猛地站起身,头有点晕。回到警车前,发现大门开了,金山正对警车里探头探脑,一抬头看见陆刚,马上笑说,陆侦探你啥时候来的呀?找我有事?

陆刚说,想跟你了解一些情况,进去说吧。

陆刚一边用眼睛四处踅摸一边说,老魏还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举动?

金山说,有啊,这两天他老是开着车往城里跑,以前他可不是这样,我怀疑他是把偷来的鹿茸往城里拉呢。

陆刚的眼光搭在院子东墙边停着的拖拉机上。嘴上说,你这拖拉机是自己改装的吧?

金山说,是啊,是啊,我自己装的。

陆刚假笑了两声,你还挺能装啊。

金山笑说,这不算啥,要是不犯法坦克我也能弄出来。

陆刚走到拖拉机跟前,看看这碰碰那。金山说你也喜欢这?

陆刚说,我从小对机械就感兴趣,不过我看你这车改装得一点也不美观。

改装车的座椅下面是个工具箱,陆刚揭起坐垫,立即看到了一团跟勒死狗一样的绳子。他内心一阵狂喜,但脸上不露声色,放下坐垫,回头对金山说,老金啊,关于这个案子,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金山说,我能有啥想法,我一个大老粗。

陆刚把屁股坐到坐垫上,从兜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支要扔给金山。金山摆手,你那烟没劲,我还是抽我自己的吧。说着到窗台上捧过一个装旱烟的小木头匣子,卷了一颗放在嘴上点燃。

陆刚说,这个案子有一个疑点,你的狗死得有点多余。

金山的眼睛仿佛被烟呛得睁不开,夹烟的手显得僵硬。啥意思?

陆刚说,我说说我的判断,你看对不对啊。首先我认为犯罪嫌疑人的目标是鹿茸,而不是弄死你的狗。据我所知你的狗是相当厉害的,因为怕伤人从来不敢放出来,犯罪嫌疑人怎么能够做到翻墙而入不被狗伤到?只能在之前就把狗制服,跳下来把狗勒死是不可能的,要么用毒肉药死,要么用麻醉枪,既然这样又何必再节外生枝把狗勒死呢?所以我认为勒死狗是故意制造的一个假象。

金山瞪大了眼睛盯着陆刚看。

陆刚面带地回应金山的眼神。你的狗死了,你心不心疼?

老心疼了。金山点头,眼睛里好像还有水波在晃动。

陆刚说,这就对了。

金山说,你这是啥意思?

陆刚说,我只是猜测,一种猜测就是一种可能。

金山说,你的话我越来越糊涂。

陆刚说,其实你心里很清楚。

金山的两片嘴唇一抖,旱烟掉落了。你的意思是我自己偷自己的鹿茸,勒死自己的狗?!

陆刚说,全村的大鹿场几乎都被偷了,唯独你的鹿场没被偷,所以你心虚啊,怕被怀疑,就玩起了苦肉计,你挺,但也挺笨,在案发之前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你聪明反被聪明误啊。陆刚笑了起来。

金山脸红气急,见陆刚笑,便也跟着很不地笑起来。我看出陆警察是开玩笑呢,嘿嘿。

陆刚一拍金山的肩膀,说,我就是跟你开玩笑呢。金山的肩膀往下一塌,仿佛有意在躲他的手。陆刚心想,就是你了。但他现在还不能下手,还得有下一步棋,那就是人赃俱获。嘴上说,别介意啊,逗你玩呢。说完转身朝大门外走。

入秋,天高云淡,视野辽阔,山更是层次分明,山上的树红、绿、黄、褐色彩浓厚,所以叫五花山。在这之前陆刚还从来也没注意过这怡人的景致,很显然景色是跟人的相呼应的,心情不好,再好的景致也不入眼,心情愉快,再难看的东西也别有风情。此时陆刚的心中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他驾着车在曲折但平坦的乡间公路上奔驰,望着窗外一览无余的乡间风景,呼吸着特有的清爽气息,盘算着下一步如何布局,仿佛胜券在握了。离开这个山沟子指日可待喽,他对自己说,好像心里还有点舍不得呢。嘴上不知不觉就哼出了那首老歌——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留下来陪你度过每个秋冬……

陆刚没有回到所里,而是直接去了朵山村。朵山村与羊角岭相隔十分钟的路程。陆刚在这里摸排过,很熟悉。王大旗的家在村东头,挨着村路,房前有一个鱼塘。陆刚把车远远地停在村公路上,借着路边荒草的掩护,可以很清楚地观察到王大旗家的动向。按照他的推测,王大旗和金山是同谋,他们偷来的鹿茸很可能藏在王大旗的家中。自己刚才给金山来了个敲山震虎,自己一离开金山就会跟王大旗联系,如果属实,他即将看到的是王大旗转移赃物的情景。果然,没过一会儿,王大旗就出现了。他从屋子里边穿衣服边走出来,进了小偏厦,从里面拎出一条鼓鼓囊囊的麻袋,放到院子里的一辆三轮车上。整个动作都显得鬼鬼祟祟的。然后启动三轮车开出了院子,朝大路开过来。一拐上大路立即就与陆刚的警车相对了。王大旗的车停住不动,陆刚靠着车门一副很悠闲的样子。王大旗想把三轮车掉头往回开,陆刚喊,你的三轮能跑过我的四轮?

王大旗说,跑不过。

陆刚说,那还跑个屁。

王大旗说,不跑咋整!嘴上是这么说,动作却僵住不敢动。

陆刚打开车上的麻袋,里面满是鹿茸,说,你家的鱼池里什么时候长出鹿茸来了?

王大旗满脸灰白,不敢抬头。

陆刚说,走吧,跟我到所里说吧。

王大旗兜里的响了,他一阵慌乱,用两只手捂着不敢拿出来接听。陆刚说,你姐夫的电话怎么不接呢?

王大旗说话舌头都不听使唤了。不不,这事都是我姐夫的主意。

陆刚心里好笑,一拍王大旗的肩膀说,你说清楚就没事了。

按照王大旗的供词,案发当天晚上金山突然请他到家去喝酒。王大旗觉得很蹊跷,因为他了解姐夫的为人,平时给自己的亲儿子花钱都舍不得,两口子这么多年来经常吵架,原因都是因为他不但过分而且极爱贪小便宜。没有事用不着别人他不可能。果然,喝酒的时候金山就说出了他的想法。前两天他听到传闻说为了减轻被盗养鹿户的损失,乡里可能要按照他们的损失程度发放一笔救济金,这样的便宜他怎能不占呢?于是两人谋划制造了这起假失窃案。

王大旗尽管看上去是个老实人,但是陆刚对这份供词仍很怀疑。事情难道真的就这么简单吗?现在正是风声吃紧的时候,金山可能为了一点救济金而把自己搅进去吗?再说,他就从来也没听谁说过有救济金这档子事,他能为了这些捕风捉影的事铤而走险吗?金山爱贪小便宜没错,但越是这样的人越患得患失,做事越谨慎。陆刚断定,要么眼前这个王大旗是在装老实,要么就是他也被金山骗了。金山这样做是在放烟雾弹,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受害者,这样就不会被人怀疑了。想到这里,陆刚递给王大旗一支烟,点上。王大旗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点头哈腰地说,陆警官,你们政府的人就是有素质,待人就是好。

陆刚说,分对谁,对犯罪分子我们绝不姑息,严惩不贷。

王大旗连忙点头,是是是。

陆刚笑着摆摆手说,你准备把这些鹿茸弄到哪去?

王大旗说,姐夫让我去找一个姓魏的,他在镇上收货。

陆刚想了想,没继续问下去,起身往外走。

王大旗说警察同志,我都交代完了,是不是可以走了?

陆刚说,我看事情没那么简单,你就老实呆着吧。陆刚的眼睛像钉子一样往王大旗的眼睛里盯,王大旗的眼神躲躲闪闪地不敢正视。

陆刚断定王大旗趁他出去的空,肯定急着跟金山通气,便悄悄地躲在窗户外面观察他的举动。果然王大旗扒着门缝往外看看,然后掏出手机,两手捂着说话。开始说话声很小,陆刚听不仔细,后来王大旗的表情极度紧张起来,说话声音也没有顾及了。

姐夫,你可不能不管我啊!……我跑……你让我咋跑……这是派出所……姐,姐夫……你别挂,你听我说……

电话断了,王大旗急得在屋里直跺脚,快哭了。

陆刚返回办公室,正要拽门,门猛地被大力撞开,陆刚被撞翻在地。没等陆刚反应过来,只见王大旗像头一样冲出老远。陆刚大叫一声,王大旗,你给我站住,不然我开抢了。王大旗没站住,反而跑得更快了,为了躲子弹竟在大路上划起了“8”字。

气得陆刚真地恨不得自己的手上能有一把枪。

陆刚跑到院子里启动警车追赶王大旗。大路上已经不见了王大旗的。一定是钻进道旁的玉米地里了。陆刚心想,擒贼先擒王。一脚油门直奔金山家。

金山家的门四敞大开,房内空无一人。陆刚里外转了一圈,暗骂:妈的,我看你往哪跑。他拿出手机准备向秦所汇报情况,转念一想,又把电话收了起来,决定先斩后奏。现在案情基本上已经清楚了,金山是重大嫌疑人。自己这些天的辛苦终于没有白费。想到这心里一阵激动。案子办得,说不定为了这老百姓能给他送一面锦旗呢。这也无所谓,最重要的是能够离开这里,回到城里组建起的小。

陆刚分析金山在出逃前可能会去一趟老丈人家,因为老婆和孩子都在那里。陆刚驱车直奔朵山村。一进村陆刚就按响了警笛。以前他听说过干警到某个村子抓人遭到村民阻拦的事,他想自己毕竟是孤身一人,用警笛来涨涨气势,震慑一下很有必要。警报一响立即把村民都引出来了,跟着警车朝金山老丈人家走。到了金山老丈人家,陆刚一边往里冲一边从腰带上摘手铐。金山的老丈人一推门出来了,像一根朽木立在门口。不说话也不动,颤巍巍地跟陆刚对峙。陆刚有点为难,这么大岁数的老人碰不得,可又没办法绕过去,只好在院子里冲里面喊话。金山,你给我出来说话。里面回应的是一个的声音。我们家金山没做犯法的事,你凭啥抓他。

陆刚缓和了一下口气说,只是让他配合调查,出来吧,把话说清楚就没事了。

女人说,你是警察,查案子是你的事,凭啥让咱们配合调查?他不在这,你走吧。

孩子也哭了起来。女人骂孩子。哭哭哭,一天活活把人气死啊!

陆刚也沉不住气了,大声说,金山,你赶紧给我出来,争取个好态度,不然后悔都来不及,知道吗?

女人也哭了。他真没在这,活活逼死人啊!

子仍站在门口,身体却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陆刚感觉到不好,对老爷子说,老爷子,你赶紧回屋,别……话没落地,老爷子咣当倒了。与此同时陆刚的余光看到了房后的山坡上逃走的金山,不顾一切绕过老爷子追上山去。

那山底部是缓坡,越往上越险,山虽不是很高,却很陡峭。陆刚的体能没问题,一来年轻,二来经常锻炼。他和金山的距离越来越近。看见陆刚追得紧,金山心中害怕,手忙脚乱,几次都差点失足滚下来。陆刚说你别跑了,你跑不了。

金山哭着腔调说,你凭啥抓我?

陆刚说,你凭什么跑?

金山说,我小舅子都跟你说清楚了,我偷我自己家的东西还犯法啊?

金山站到高处的一块巨石上,不爬了,回身对陆刚说你别追了,再追我就跳下去。

陆刚停在那里,喘着粗气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干?

金山说,我想得救济金。

陆刚冷笑一声说,胡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救济金的事,你以为我是王大旗呢,你说什么我都信?事情没那么简单。

金山突然蹲下哭了。

陆刚说,你知道错了就好,跟我回去交代清楚,争取个宽大处理。

金山说,你要逼死人啊!

陆刚说,不是我逼你,是你自己逼你自己。

你再逼我我就真跳下去。金山嘴上这么说,身子却向后坐,很怕一不小心滑下去。陆刚心里暗自好笑,说,你别整那没用的,你赶紧给我下来,再不下来我就上去薅你了啊。说着真就一步步接近岩石,并爬了上去。

这时金山老丈人家已经聚满了村民,人群中响起一阵嚎哭。金山的老婆嚎叫着往山上跑。出人命了啊,金山,我爸不行了……

金山一听这话,立即站了起来,也不顾危险了。大叫,咋了,,咱爸咋了?

金山老婆哭着叫,我爸不行了啊,你快下来啊……

金山两腿一哆嗦,身子就朝岩石下倾下去。陆刚反应快,一把抓住了金山的胳膊,用力一拉,把金山硬给扯了回来。而自己的身子却控制不住地向岩石下栽了下去。

秦所长满眼血丝昏昏欲睡。他领着干警蹲点抓逃犯已经三天三夜没了。后来确定逃犯在外地落网,才松了口气,准备回到所里大睡三天。没想到还在半道上就接到了陆刚打来的电话。

陆刚躺在急诊室的病床上用微弱的声音给秦所打电话汇报情况。金山的老丈人被推进急救室,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生死未卜。

秦所长走进病房,看见陆刚浑身上下被纱布包得像粽子一样,眼睛立即潮湿了。秦所问,你怎么样?陆刚微微笑了一下说,幸亏下面不是很高,而且有很多树,不然你就真见不着活的了。秦所说,没大事就好,你好好养伤,别的事我来处理。

陆刚住院期间刘雁一直陪护着他。们也经常来看望他,领导来过几次。弄得他心里热乎乎的。从这些人的态度和话语间,陆刚明白了自己成了类似一样的人物。秦所说他已经向局里为他报了功,估计很快就能批下来了。陆刚当着刘雁的面问秦所,这样是不是就有希望调回市内了?秦所说,我帮你争取呢。陆刚满眼喜悦地和刘雁对视了一眼。刘雁说,那就真是感谢秦所长了。秦所说,我肯定尽我的能力帮你们办。陆刚想起了案情,说秦所,金山到案了?秦所说没有,经过我们的调查,排除了他的嫌疑。陆刚顿时满脸疑惑。不是他?!

秦所说,这个案子已经结了,处理结果是对那四家被盗的养鹿场提出严厉警告。对了,你那个朋友老魏,我们正在找他,根儿在他那。

陆刚更疑惑了。老魏!?

对,就是这个老魏搞的鬼。秦所说。这两年老魏几乎垄断了羊角岭的鹿货收购买卖,这次为了把鹿货价格压低就和这四家养鹿场合谋制造了一连串的盗窃案,搞得人心惶惶,其他的鹿场都急着出货,他便于中取利。

陆刚说,还是有疑点啊,如果金山也是老魏的同谋,他为什么还要向我举报老魏呢?

秦所说,老魏答应比别人高出三倍的价格收购同伙人的鹿货,可金山为了把盗窃案弄得更像,把自己的狗勒死了,他让老魏陪他的狗钱,老魏不干,两人产生分歧,金山怀恨在心。

陆刚长时间沉默不语。老魏是自己从小到大的朋友,跟亲一样。秦所的话有些让陆刚接受不了,这么多年最熟悉的人怎么就突然变得如此陌生呢!

秦所见陆刚不说话,起身告辞。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得嘱咐你,就是关于给你请功的事,材料上只说是你巡逻期间救了上山遇险的金山,跟案情无关知道吗?金山那里我已经安顿好了,你放心吧。秦所说完朝门外走去。

陆刚突然问道,老魏怎么办?

秦所脚步顿了顿,没回头,说了句,算了,你就把你自己的事合计好,别的就别瞎操心了。

三个月后,陆刚如愿以偿。秦所亲自开车送陆刚离开羊角岭的那天,正赶上金山给老丈人送葬。秦所把车紧紧靠在路边为送葬的队伍让路。两个人默默地坐在车里,眼睛都不约而同地回避着送葬的人群,望着远处光秃秃的羊角岭,等着悲戚的唢呐声渐渐地远去。

秦所起车,念叨了一句:上路喽!

不知为什么,陆刚的眼前突然就水样模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