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疯狂

2020-01-30 03:09

  十一月的约克市已是那么的寒冷,万圣节刚过,人们还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然而就在这令人欢乐的气氛中,却发生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该市的富翁老汤姆被人发现死在自己家中。


  警察迅速赶到现场,探长杰瑞仔细查看了案发现场:老汤姆仰面倒在地上,书桌上放着一个精致的木匣,木匣被翻开,里面是一幅老汤姆的肖像画。房间的窗户开着,也没有被撬过的痕迹,房内的物品摆放整齐,不像入室抢劫。


  正当杰瑞仔细观察之时,助手华纳进来报告说:“探长,死者的身份已经查明:死者老汤姆,是本地的富翁,为人宽厚,本地很多人都得到过他的资助。他只有一个女儿,叫莎丽,四年前远嫁到纽约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另外,报案的是他的邻居,据他交代,他早上向老汤姆借吸尘器,见门开着就进来了,结果发现老汤姆已经倒在地上死了。而且老汤姆的邻居还说:自从老汤姆女儿离家出走到纽约后,老汤姆就变得十分古怪,脾气变得非常暴躁,而且经常当着别人的面骂他的女儿。就是这些。”探长杰瑞点点头,笑着说:“看来他的女儿不孝顺呐!”然后话峰一转说:“还是先把遗体运回警局吧,另外,将屋内的物品都带回警局,可能有有用的线索。”


  回到警局,探长杰瑞仔细检查着从案发现场带回的物品,希望能找到一点线索,这时,他的目光转移到那个木匣上,这是一个精致的紫檀木匣,上面刻有精致的图案,木匣里面是一幅老汤姆的肖像画,画面极细腻,一看就知道是名家之作,这时,杰瑞警长把目光集中到了画框上,画框看起来似乎有点老旧,与如此精致的画作有点不协调,“为什么如此精致的画作会用这种老旧的画框来装裱。”正当杰瑞探长思索之时,助手华纳进来报告说:“探长,尸检结果出来了,老汤姆死于脑溢血,除此之外,老汤姆身上没有任何外伤”。“你的意思是说老汤姆是意外死亡,”杰瑞急忙说。“不,不,不,法医在老汤姆血液内发现剧毒物质,正是这种物质导致老汤姆颅内血管爆裂,从而引发脑溢血,而且奇怪的是这种物质是从呼吸道进入的。”华纳回答道。“也就是说老汤姆的死是谋杀,而且作案手法相当高明,那如果是谋杀,那凶手是谁?”杰瑞陷入了沉思,“我们再去问一下他的邻居吧”华纳提议道,“好”,说着杰瑞和华纳开车赶往老汤姆家。


  到了老汤姆家门口的,他们正好遇到了老汤姆的邻居,便问道:“你好,请问你是老汤姆的邻居吗?”邻居回答道:“你们好,警察先生,我是老汤姆的邻居,你们有什么事吗?”“是的,我们怀疑老汤姆是被人谋杀的,所以来向你询问点情况,”探长杰瑞回答说,“哦,对了,你知道老汤姆最近都与什么人来往吗?”杰瑞又补充道。邻居叹了一口气,说:“唉,老汤姆最近也没与什么人来往,不过,一个星期前,老汤姆去找过一个非常有名的画家,叫他为自己画一幅肖像画。”杰瑞立刻问道:“这个画家是谁?”邻居想了想说:“是纽斯市的的萨特,他是一位非常有名的画家。那天还是我和老汤姆一起去的。”杰瑞上前谢道:“谢谢你,你为我们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线索。”“不客气,我也是希望能早点抓到凶手,唉,这么好的一个人,就这样被人谋杀了,唉!”邻居一边叹着气一边转身回屋了。


  这时,华纳问道:“探长,我们现在怎么办”。杰瑞微笑着说:“去问问这个画家,说不定能找到些新线索”说着他们便跳上汽车,向纽斯市驶去。


  很快就到了纽斯市,杰瑞他们便联系到当地警方,并向他们说明了情况,当地警方很快便给了他们回复:“我市确实有一个叫萨特的画家,就住在第五大道的第430号,”


  很快,杰瑞他们就找到了地五大道第430号,杰瑞上前敲门,开门的是一个中年人,看到杰瑞他们,便问道:“你们是谁,有什么事吗?”杰瑞说道:“我们是约克市警察局的侦探”说着他们亮出警徽表明身份,“是这样的,”杰瑞接着说,“你是否给一个叫汤姆的老人画过一幅肖像画。”萨特想了想说:“是的,是在一个星期前他和另外一个人来找我,叫我给他画一幅肖像画。”突然杰瑞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问道:“那幅画你是用什么装裱的”萨特很快回答道:“是用一副新的柏木框。”“新的?”杰瑞心中一惊,随即又问道:“那是谁来取的这幅画”?萨特回答道:“是我送过去的的,大约是三天前,那天汤姆不在家,是他女婿签收的”。


  “女婿?”杰瑞心中一紧,随后微笑着道谢:“谢谢你,萨特先生,你为我们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线索”。说着杰瑞和华纳转身离开了,这时华纳问道:“探长,我们现在去哪?”杰瑞略微沉思后说:“先回警察局,去检查下那幅画,我估计答案就在那幅画里”。说完他们便驱车回到约克市。


  回到警察局后,杰瑞立刻拿出从老汤姆家中找到的那幅画。这幅画很精美,唯一的缺憾就是那个画框,它太老旧了,与这幅精美的画极不协调。杰瑞叫来华纳吩咐道:“你从这个画框上提取一点样本,送去检验一下,看这是什么材料”。华纳点点头回答:“好,我马上去”。说完,华纳拿起小刀,在画框上刮下一点木样,装入塑料袋中,然后送到检测中心。而这时杰瑞正在做着另外一件事:他在查找关于老汤姆女婿的信息。


  很快他就查到:老汤姆的女婿名叫琼斯,纽约人,小时候家境贫寒,大学时学的专业是生物化学……


  过了一会儿,华纳进来报告说:“探长,检测结果出来了,是库拉木——一种极其罕见的树种”。“库拉木?”杰瑞疑惑地看着检验报告,迅速转身在电脑上输入“库拉木”……很快,杰瑞露出了笑容。


  两天后的纽约,天气格外晴朗,或许是新年即将到来的缘故,也或许预示着某些事即将发生。在一幢非常老旧的住宅前,杰瑞探长和他的助手华纳敲开了这家的门,开门的是一位中年男人,略显肖瘦,似乎经历过一些挫折。杰瑞首先问道:“你是琼斯?”对方回答:“是的,请问你们是谁,来干什么?”杰瑞亮出了警徽:“我们是约克市的警察,我市发生了一起命案,所以来了解一些情况”。“命案,约克市。”。


  琼斯脸上露出一丝紧张,但很快恢复了平静,随即又热情地说:“你们进来吧,外面很冷的。”到了屋里,琼斯又问道:“是不是老汤姆死了?”杰瑞立即回答:“是的,但是你是怎么知道的?”琼斯又露出紧张的表情,但是他很平静地回答:“我的岳父就住在约克市,而你们找我,想必与此有关。”杰瑞环顾了一下屋子,随即问道:“莎丽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琼斯回答:“莎丽出去了,一会就回来。”杰瑞装作明白了的样子:“原来是这样。”随即又平静地问:“你知道库拉树吗?”听到这里,琼斯显得有点紧张:“不,不知道。”杰瑞则严肃地说:“那我来告诉你,库拉树是一种极其罕见的树木,这种树的树干中含一种剧毒物质,在强光照射下会释放出有毒气体,导致吸入者脑部血管爆裂,引发脑溢血。”说到这儿,琼斯已经紧张得直冒汗,杰瑞接着说:“但是库拉木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灭绝了,现在只有极少数地方有这种树制成的工艺品,你为了找库拉木一定费了不少功夫吧。”这时,琼斯已经瘫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脸,失声痛哭起来。很快,他擦了擦眼泪,平静地说:“好吧,我承认是我杀了老汤姆,不过,我先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八年前的纽约,一个姑娘在大学里认识了一个男孩,很快他们就坠入爱河,四年后,那个男孩提出要娶那个女孩,但是却遭到女孩家人的强烈反对,原因是男孩太穷,而女孩家非常富有,彼此家境差别太大,门不当户不对。女孩的家人想把她嫁一个外地富豪,但是女孩深爱着男孩,非男孩不嫁,于是在一次与家人的争吵之后,女孩一气之下来到男孩身边,很快她就嫁给了男孩,之后,他们幸福地生活着,但是,好景不长,女孩的家人知道了这件事,他们气疯了,女孩的母亲气地突发心脏病去世,女孩的父亲为此扬言要杀了男孩,还说男孩拐走了他的女儿。”琼斯说到这,已是泪流满面:“或许你们已经知道,那个女孩就是莎丽,女孩的父亲就是老汤姆,而那个男孩就是我。”杰瑞似乎有点感动了,说:“这些我们已经知道了。”然后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所以你因为老汤姆恐吓你们而杀了他。”琼斯这时的语气带着几分坚定:“是的,我们经常遭受他的谩骂和威胁,而且还经常受到他的人身攻击,我还经常遇到老汤姆所雇的打手,这严重妨碍了我和莎丽的生活,所以我对他恨之入骨。”杰瑞有点不耐烦了:“还是说说你作案的细节吧。”琼斯缓慢地说:“正因为如此,我决定除掉他,但是我不想让莎丽知道,所以我谎称公司出差,来到老汤姆家,打算直接把他干掉,谁知他不在家,正当我准备离开时,一个自称画家的人来了,说是给老汤姆送画来了,我想了想这或许是个机会,就把画代收了,然后我带着画迅速离开那里,找我的一个搞收藏的朋友将画框换成了库拉木框,并将画放在一个木匣里,邮寄给了老汤姆,当他打开时,由于光线的照射,库拉木残留的剧毒气体就全部释放出来,当他吸入这种气体时,就会引发脑溢血,造成意外死亡的假象。”听到这里,杰瑞有点愤怒了:“难道仅仅为了这些,就能让你去剥夺一个人的性命,你对得起莎丽对你的爱吗?”琼斯用双手捂住脸,低下了头,这时,杰瑞对身旁一言不发的华纳说:“把他带走吧。”华纳于是拉起瘫坐在地上的琼斯,给他戴上手铐。


  正当他们转身准备离开时,却发现莎丽早已站在门口,泪流满面,她对着琼斯带着哭腔说:“亲爱的琼斯,我知道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无论结果怎样,我都会爱你。”说完,她吻了一下琼斯,然后哭着跑出了门。琼斯看着莎丽离开的背影,心中默念道:“莎丽,对不起。请原谅我。”


  很快,琼斯就被押解回约克市,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惩罚。而老汤姆留下的巨大财富则被莎丽全部捐给了慈善机构,她说这是对琼斯所犯罪行的一点补偿。


  警察局里,华纳疑惑地问:“探长,我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老汤姆要去画那幅肖像画呢?”杰瑞想了想说:“或许这就是天意吧。”说完,杰瑞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