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厨破案

2020-02-06 05:32

明嘉靖年间,江南泾县城里有位中年男子名叫郭松青,烧得一手好菜,素有大厨之美名。

这年五月,泾县城外百多里处的一户人家操办寿宴,请郭松青过去掌厨。等郭松青掌完厨回到家中,已是5天后的下午。他刚喝了两口凉茶,忽听从一户邻居家里隐隐地传来一阵哭声。疑惑之际,他老婆走了过来,告诉他说,那家邻居刚刚办了丧事。

原来,那户发出哭声的人家户主名叫周立长,40多岁,常年以贩卖中药材为生,家中很是富有。4天前,周立长也应家住泾县城里的朋友邱大鹏之邀,去他家中喝酒。不料酒刚喝到半酣,周立长忽然一头栽倒在地,邱大鹏连忙去请郎中,可没等郎中赶到邱家,周立长早已气绝身亡。

周立长正值壮年,咋会好端端地死在邱家的酒桌上?周家人震惊之余,不禁觉得周立长的死因蹊跷得很,当即报了官。梁知县连忙带领一帮捕快和仵作赶到邱家,可经过一番查访,却并没发现有人谋害周立长的线索。而通过验尸,周立长的身上既无内伤也无外伤,其死源于心疾发作,于是梁知县便以周立长因病而死为结论,终止了查案。周立长一向有心疾,因此周家人对梁知县所下的定论觉得在情在理,于是不再刨根问底,把周立长抬回家办了丧事。刚才,周家人想到周立长壮年早逝,不禁悲从中来,在家中饮泣,不想哭声传到了郭松青的耳中。

郭松青与周立长是多年好友,如今惊闻周立长撒手西去,一时间不禁泪流满面。悲痛之余,他心中的一团疑云久久不能散去:周立长有心疾不假,且梁知县对其死因已有定论,但周立长的心疾一向很轻微,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心疾突发,而一命呜呼?

郭松青连忙赶到周家探望,并去周立长的坟前吊唁了一番,然后他匆匆赶往邱家。邱大鹏正在家中独自饮酒,见郭松青到来,忙起身让座,郭松青哪有心思陪着邱大鹏喝酒,他刚一坐下,便询问起周立长心疾发作时的详情来。

邱大鹏叹了一口气,详详细细地说了起来。郭松青听着听着,无意中一抬头,心中忽然一紧。他发现邱大鹏虽然很是伤感,但眼神之中却有一丝隐隐的躲闪之色,更有一种不易觉察的得意。

郭松青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四下里打量起来。在邱家待了半个多时辰之后,郭松青走出了邱家的大门,迎面碰上了邱家的一位邻居。

郭松青与邱家的那位邻居相熟,当下他停下脚步,与邱家的那位邻居闲聊起来。邱家的那位邻居向郭松青透露了一个情况:周立长在邱家饮酒那天,忽然从邱家传出了一声叫喊,其声极为恐怖,随后便看见邱大鹏匆匆外出求医,再随后便从邱家传出了周立长暴病而亡的消息。

回到家后,郭松青连续5天天刚放亮便匆匆出城而去。回来后就在纸上写了起来。

搁笔之时,天已大亮,郭松青来到了一座大宅院前,敲响了门环。那户人家姓徐,是泾县城里数一数二的富户,其一家之主人称“徐员外”。门开了,一位仆人走了出来,领着郭松青去见徐员外。

3年前,徐员外偶然尝了一回郭松青做的菜,顿时赞不绝口,之后,他多次邀请郭松青去家中当大厨,并许以丰厚的工钱,而郭松青总是断然拒绝,令徐员外很是失望,所以今天郭松青来到他的家中,主动要求做大厨,不禁令徐员外喜出望外。

转眼一个月时间过去了。这天一早,徐员外吩咐郭松青上街多买些好酒好菜,晚上他要请客。郭松青一听便知:梁知县要来徐家做客了。

当天晚上,梁知县来到了徐员外家,宾主落座后,徐员外吩咐厨房上菜。

菜一道道上了桌,梁知县与徐员外推杯换盏起来。酒至半酣,郭松青又将一盘菜端上了桌,紧接着,他的右手忽然往地上一指:“知县大人,您看这是啥?”

梁知县、徐员外闻声往地面上一看,只见地面上蹦跳着两只青蛙。房子里怎么会出现青蛙?徐员外正在诧异,梁知县猛然站起身,惊讶地叫了一声,身子颤抖着,直往徐员外的身后躲。原来,梁知县最怕青蛙。

这时,就见徐员外厉声冲着站在一旁伺候着的两位仆人道:“你们咋让这两只青蛙蹦进房子里来了?不想要工钱了!”两位仆人慌忙去捉青蛙,这时,就听郭松青道:“徐员外,不要责怪两位仆人,这两只青蛙是被我带进房子里来的,您千万不要责怪他们。”徐员外气愤得手直颤抖,“郭松青,你咋能这样惊吓梁知县,扫我们的酒兴?”说完这句话后,他把脸转向梁知县:“知县大人,郭松青心存不良,您应该重重地治他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