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魔奇案]侦破记

2020-02-06 06:47
湘西龙牙寨8名农会干部同时遇害,噩耗震惊省城。神探王清明亲自出马,侦破疑案
  1950年10月,湘西西晃山下的龙牙寨,剿匪反霸已近尾声,村民们沉浸在打土豪、分田地的喜悦之中。可一夜之间小小的寨子尸抛荒野,血染草地:8名农会干部有的被断头,有的被斩腰,有的被分尸,有的被挖心,有的被剁成几块……其惨,其残,目不忍睹。而更令人心悸的是,杀人凶手竟是半年前被枪决的土匪魔头陈大鹏。死人杀活人离奇怪诞,在刚刚翻身的农民头上罩上了一层乌云。土改工作队周队长连夜赶到县里汇报案情,县公安局又火速向省厅汇报。省厅感到事态极为严重,于是决定由刑侦处长、人称“神探”的王清明亲自出马侦破此案。破案如救火,刻不容缓。王清明带领省县数名刑侦员飞速赶往案发地点,汇合工作队、治安队、土改根子,兵分数路,侦看现场,封锁要道,明查暗访,全方位出击。
  王清明在龙牙寨转了一圈,便来到了事发现场。寨东头的小山包上,有一座单独的木房,原先住着个孤老头子。一年前,孤老头病故,人去房空,木房就成为寨农会的办公室。目击者牛三说,头天晚上农会干部开会到零点未散。突然,陈大鹏裹着夜色,手持马叶刀,瞪着牛蛋眼,黑魔似的闯进会场,大喊“拿命来”,见人就砍。干部手无寸铁,当场倒下几个。其他人见势不好,夺路而出,终没逃出陈大鹏的马叶刀。牛三说自己被陈大鹏追得急,跳进河里才脱险。
  离寨二里地的乱坟冈里,陈大鹏的坟堆似用炸药爆开,细土微砂散满四周,棺盖掀起,死尸不知去向。谁借“尸魔”杀人传说中恶人死后为寻仇变尸魔,出坟残害生灵王清明紧锁剑眉。
  在陈大鹏住的四合院里,王清明盘问陈大鹏的妻子何玉香。何玉香原是名医之女,医术高。陈大鹏见她貌美又有医术,就抢来作了压寨夫人。
  “何玉香”王清明正告她,“8条性命,8个冤魂,是‘尸魔’还是人凶,你是当医生的,应该清楚。你老实说,陈大鹏的坟何以爆开他的尸体哪里去了冒充陈大鹏作案的是谁”何玉香冷冷地说:“王处长,别人都说你神通广大,这样的血案来问我,岂不叫人笑话……陈大鹏,你这个魔,死了还不让我安宁,我前世造了什么孽啊……呜呜”何玉香放声大哭。
  见何玉香大哭大嚎,王清明只得退出。四合院空旷、清静,他信步来到院后,这里杂草丛生,冷落荒凉,右角有个柴房。他心中生疑,忙从窗口往里望,光线极暗。突然屋里窜出条大黄狗,抖着颈毛向他扑来。王清明飞起一脚,黄狗负痛而逃。
  “女人的泪是骗取别人同情的法宝。今天她敷衍,明天定叫她揭开血案之谜”回寨路上,侦察员小虎挥着拳头。
  “靠她揭谜”王清明摇摇头,“人过留迹,雁过留毛,总会有蛛丝马迹的”周队长匆匆赶来,将一张纸条递给王处长说:“这是何玉香的家仆哑巴贴在路碑上的。”王清明接过一看,是首打油诗:
  “阎王恩准回来,以血还血讨债;
  害我阳寿山民,快快把命送来。”
  落款是“陈大鹏”。捏着纸条,王清明说:“这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请大家务必引起重视”
  王神探定下妙计引蛇出洞。“尸魔”果真夜半出山,人鬼一阵厮杀,“尸魔”来了个“金蝉脱壳”,逃之夭夭
  为不再发生血案,王清明采取紧急措施:一、对何玉香进行监视;二、对农会干部、土改积极分子暗中保护;三、寨中通夜设流动哨、潜伏哨,密切注意动向。
  山寨的秋夜,静谧、冷清。王清明毫无睡意,他将外衣轻轻披在伏案而睡的小虎身上,拨亮灯,又重新打开卷宗……突然,窗户“哗”地被推开,“嗖”的一声,一把雪亮的飞镖向他袭来。王清明本能地将头一偏,飞镖擦耳而过,深深地钉在身后的木柱上。王清明“忽”地跳起身。拔枪追去,只见一个黑影拼命逃跑,一溜烟消失在浓浓的夜幕里。“逃脱初一,能躲十五”王清明愤愤自语。
  “飞镖”事件后,寨里弥漫着火药味。但一连数日“尸魔”销声匿迹,寨里反倒出奇的平静。这天,王清明将全部刑侦人员撤离山寨。入夜,乱坟冈的鬼火忽隐忽现。寨里猫头鹰叫声阴森。半夜,后山传来低沉、飘忽的喊声:“我的脑壳呢哎呀,我的脑壳呢”周队长披着夜行衣出去了。王清明、小虎等奔向后山。寨西又起喊声:“拿命来,拿命来”声音凄楚,叫人毛骨悚然。
  农会干部杨林房里整夜亮着灯,“鬼”喊声反壮了杨林的胆:“我堂堂血汉,怕什么死鬼”他将枕头塞进被里,装人睡状,自己蹲在暗处的方桌下,手握雪亮的梭镖,半醒半睡的熬夜。朦胧中,听见房顶有掀瓦的响声,他紧握梭镖,屏声敛息,双眼盯住房顶。灯光摇曳,顷刻,数块椽皮被撬开,露出个桶大的洞。在猫追鼠逃的声音中,洞口落下一双毛茸茸的腿,慢慢掉下个人来。“夜鬼”轻轻向床走去,扬起手中钢刀,就要行凶。怒火中烧的杨林即刻一梭镖向“尸魔”捅去:“尸魔,受死”“尸魔”心知中计,反身一刀将梭镖架开。“尸魔”凭借武功,杨林仗着血气和灵巧,在房内惊天动地地厮杀起来。
  “”四周敲起报警的锣声,山寨沸腾了。人流,火把,喊骂声似潮水涌来。“尸魔”不敢恋战,一个“鹰击长空”,“飞”上屋顶。随即伸向屋顶的树枝哗哗作响,几颗露珠落在众人的脸上、手上。“砰砰”小虎朝树上开了两枪,黑影不动,用竹竿一挑,原来是件衣服挂在树上。“尸魔”金蝉脱壳溜了
  陈大鹏现身了,不管是“尸魔”,还是人凶,都得缉拿归案。
  原来,王清明见“尸魔”藏而不露,就施个欲擒故纵之计,明撤暗入:白天当众撤出,天黑后,刑侦人员全部潜入寨子,布下天罗地网,单等恶魔露头。
  哑巴原系伪装,不慎露出“尾巴”。绝壁洞口王神探设计逮住“尸魔”,一审问,原来是个“冒牌货”
  在陈大鹏的四合院,哑巴走进柴棚,拉动机关,将黑棺材悄悄移开,露出黑漆漆的洞口。哑巴转身进洞,沿梯进入地道,七弯八拐,来到陈大鹏藏身的地方。“司令”哑巴开口说话了:“杨林诡计多端,替身失手”
  “狗日的,我就不信拿不来他的命”陈大鹏咬牙切齿地说。
  “司令,省地县的公安都出动了,追得紧,是不是……”
  “紧王清明那几式几招我都清楚,能镇住我陈大鹏让杨林、牛三、马保生过舒服日子,没门一天也不能让他们多活”
  陈大鹏恨牛三出卖了他,恨杨林引解放军活捉他,恨农会干部发动群众联名要求处死他“死,怕个鸟,老子英雄一生,哪样的人没杀过,哪样的福没享过,值得”
  陈大鹏15岁为匪,吃过人心,喝过人血,糟蹋妇女不计其数。处刑那天,龙牙寨去了上百人。有的向他身上泼尿浇粪,有的往他嘴里塞稻草。一声枪响,恶魔应声倒下。群众无不拍手称快。可就在那天晚上,周围的人散去以后,陈大鹏却醒了过来,当时只见四周一片漆黑,口渴,浑身乏力。
  片刻后才记起,他是下午被枪杀的。没死他用手掐脸皮,觉得痛,确实活过来了,便想尽快离开刑场,于是爬过数具尸体。突然,一个黑影向他逼来,他误当是野狗,忙伏在一尸体后。黑影这里飘飘、那儿荡荡,陈大鹏终于辨出是家里那个伪装的哑巴阿勇。
  “阿勇,救我”“鬼、鬼”“哑巴”神经质地弹起。“别怕,我没有死”“司令,你真的没死啊,夫人叫我来收你的尸。”“哑巴”背着陈大鹏消失在微弱的星光下。
  地下室里,何玉香详细地检查了陈大鹏的枪伤,子弹从背架骨缝隙中穿过,没伤及心肺。为遮人耳目,第二天,何玉香叫来几个心腹之人,抬副空棺材,自己哭哭啼啼把棺材送到乱坟冈葬了。陈大鹏伤愈后,调养数月,就实施“尸魔复仇”计划。
  月上西山,夜色朦胧。王清明刚刚躺下,潜伏在四合院外的小虎急急跑来报告:“我和保生跟踪一大天,发现‘哑巴’溜出后门上了太阳山,抓着藤条钻进半山绝壁的石洞里去了。”
  “走”王清明、小虎飞奔半山腰绝壁。
  夜幕中,黛青色巨壁插入星空,十分险峻。夜风里,壁上藤条枝叶沙沙作响,监守的保生说:“‘哑巴’见进未见出。那是尸魔的巢穴还是敌特的据点?”王清明盯着壁洞沉思。片刻,崖壁上有枯枝折断声,大家警觉起来,睁大双眼,捕捉魔影。一会儿,一个幽灵溜下,接着又一幽灵溜下,两个鬼影离开山崖,钻进树林。王清明见鱼钻网,一挥手,小虎、保生等一齐扑上去,按住黑影,用绳捆了个结结实实。押回山寨,细细一看,其中一个竟是“尸魔”陈大鹏。王清明心里乐滋滋的:“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王清明连夜审问“尸魔”。牛三发现有假,一把撕掉“陈大鹏”的假须假发,原是个光头和尚。
  “你是什么人,为何化装成陈大鹏,制造龙牙寨血案,杀害8名农会干部,从实招来”王清明审问。
  “我没杀人,我没杀人,龙牙寨血案,是尸魔陈大鹏所为”光头和尚惊恐地申辩。
  “胡说,陈大鹏验明正身,处决半年多了,简直是痴人说梦”
  “陈大鹏没死”和尚沉默片刻,“我叫慧明,是清风寺的住持。”
  原来慧明是陈大鹏安插在清风寺收集情报的坐探。陈大鹏被杀后,他一直不敢轻举妄动。7天前的深夜,“尸魔”敲开他的寺门,慧明三魂吓掉两魂说:“司令屈死,我为你超度亡魂”
  “亡魂,不,我是尸魔,吃人的尸魔,不要你超度,要你替我进寨吃人”陈大鹏鼓着牛蛋眼。
  “我”
  “对,是你,别惊慌,我确实没死,是人,不是鬼,来此求你帮忙”
  “求我帮忙”
  “对,因你我长相差不多,我要你化装成我,去杀掉杨林、牛三、马保生,一切后果由我承担,断头台我去,我死过一次,难道还怕第二次倘若不从,也就别怪兄弟心狠手辣”
  “王处长,我说的全是实话”坦白后,慧明和尚一个劲地表白。
  “刺杀杨林的是谁”王清明问。
  “是我。”
  “尸魔藏在什么地方”
  “贫僧实在不知。”
  这一审,案情虽然未明,但陈大鹏没死已得到确证。
  “尸魔”焚屋掩逃,王神探假扮樵夫进山,恶魔果然中计。血案的凶手陈大鹏束手就擒
  启明星高照。山寨黎明前,王清明正想休息,突然寨外人声鼎沸,陈大鹏的四合院起火了,浓烟滚滚,火焰腾腾,烧红了半边天。等救火人员赶到,已是一片火海。王清明,小虎冲进烈火,直奔后院柴屋。柴屋成了废墟。棺材燃烧未尽,冒着青烟,旁边露出黑幽幽的洞口。陈大鹏跑了。原来“尸魔”见“哑巴”一夜未归,料已出事,又听说院落四周有人监视,便放火掩护脱逃。逃向何处王清明分析:“尸魔”复仇心切,绝不会远遁,肯定潜匿在太阳山里,便决定采取办法进行诱捕。
  这天,王清明带着刑侦队员及杨林、牛三、马保生等二十几个山民上太阳山砍柴,分多路进山。他们唱着山歌、哼着小调,轻松、平静、自乐。
  果不出王清明所料,陈大鹏躲在太阳山的古树洞里。三天来粒米未进。此时,他坐在青石板上,饥饿疲劳一齐袭来,便闭眼休息。忽然,树林中响起杨林的山歌声,“尸魔”一惊,立刻转到岩石后窥视,见杨林孤身一人,心中暗喜:送命的来了。他抽出匕首,东藏西躲地想法接近杨林。“尸魔”看准时机,一个猛虎扑食,大吼一声:“拿命来”雪亮的匕首凶狠地朝杨林胸部刺去。杨林毕竟心存戒备,身子一闪躲过匕首,一边惊叫“救命呀,救命,尸魔吃人了”一边慌不择路向山下逃跑。陈大鹏哪里肯舍,瞪着血眼又猛扑过去,杨林灵巧地仰身,“尸魔”扑了空。突然,一声巨响,一声惨叫,陈大鹏的右脚被野猪套套住,人“忽”地被弹起的树杆倒挂在空中,匕首落地。杨林冲上前,狠狠的揍了他数拳:“尸魔,鬼怪,逃呀化风逃呀”陈大鹏束手被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