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预告

2020-02-06 07:22

民国二十三年的南京,大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这天,街上的人比往常多了很多,周生独自一人去看画展。走到一幅画前,看着画中纠缠的两个人,他顿时呆住了:画中的人物,正是他和梧桐!

那幅画叫《杀》,一个女人跨坐在男人身上,双手紧紧掐住了男人的脖子。男人的头歪在一边,瞳孔放大,舌头伸出,显然已经死了。诡异的是,男人和女人的面容,和周生还有梧桐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周生惊得久久说不出话来。画的作者叫尚阳,是小有名气的画家,今天是他的个人画展。可周生并不认识这人,对方怎会画这样的画?

若是仅仅把一个人画得这么像,都有点不可思议,更何况画的是他和梧桐两个人。周生找到画展的负责人,说想见一见尚阳。负责人带着周生,来到尚阳的办公室。

尚阳三十岁左右,相貌英俊。听了周生的来意,他的脸色顿时凝重起来:“你可能不相信,那画中的场景是我亲眼看到的。”

尚阳说,至今为止,他已经“看”到了三次谋杀。每一次,都是他正在思考时,整个人突然进入忘我的状态,接着脑子里就出现了谋杀的场景。前两次,他都不太相信,可后来看新闻,却发现脑中的谋杀都成真了。第三次,脑中出现谋杀的场景后,他将脑中出现的两个人画了下来,便有了那幅命名为《杀》的画。

周生愣住了,许久才说:“你有预见未来的超能力?这么说来,我岂不是要被梧桐掐死?”

尚阳一脸严肃地说:“我也不希望这是真的。虽然前两次都应验了,但第三次是否应验也很难说。不然的话,我从没见过你,怎么可能画得出来?”

从画廊出来,周生心中久久难以平静。梧桐恨他,这他早就知道了。可他料定,梧桐跑不出他的手掌心。但今天的事,让他心里犯起了嘀咕。狗急了还会跳墙,梧桐真被逼急了,难保不会孤注一掷!

只是,尚阳预见谋杀的事,毕竟太过离奇。尽管有些担心,但没多久,周生也就释然了。若是梧桐想杀他,早就杀了,还会等到今天?

回到梧桐住的公寓,周生发现她还没回来。他发现在日历上有一个日期被人用红笔圈了起来。那个日期,是在半个月后。

那天是什么纪念日吗?周生知道,梧桐没有圈日期的习惯,能让她这么重视的,肯定是个重要的日子!可想了无数可能,最后都被一一否决。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梧桐才回来。周生问她,日历上被圈起来的是什么日子。梧桐眼中闪过一丝惊慌,随即强作镇定地说:“几个好久不见的朋友约我打麻将,我怕忘了,就把日期圈起来了。”

梧桐的惊慌,没能逃过周生的眼睛。梧桐肯定有事瞒着他!她最讨厌打麻将,根本不可能和朋友约好打麻将!她到底在隐瞒什么?

想到白天看过的那幅诡异的画,周生心里掠过一丝恐惧,隐隐有些不舒服。他本来就比较多疑,梧桐的反常,更让他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心里有了疙瘩,周生便没有在梧桐的住处过夜,而是回了自己的家。一进门,他看见老婆正躺在沙发上。两人都难得这么早回来,一见到对方都有些意外。

老婆“哼”了一声,周生赶紧赔笑迎上前。哪知,还没走近,老婆却忽然站起来,拿起烟灰缸猛的砸过来,口中骂着:“王八蛋,你还知道回来呀?”

烟灰缸正砸在周生的额头,把他痛得龇牙咧嘴。正想辩解,老婆头也不回地进了卧室。“砰”的一声巨响,周生心中叹道,今天怎么啦,两个女人都这么反常!

周生和老婆的关系颇为微妙。老岳丈家大业大,膝下却只有一女。后来,一表人才的周生通过重重考验,总算顺利入赘。如今,周生的一切,都是老岳丈给的。对他的掌上明珠,周生只有俯首帖耳的份儿。

照了照镜子,看着额头上被砸出来的大包,周生苦笑连连。当初两人结婚,都是各有目的。老婆水性杨花,但年纪大了,父亲不断逼婚,无奈之下才找了貌似老实的周生。而周生,甘愿入赘为婿,看中的是岳丈家的钱财。婚后两人各自在外面偷欢,彼此心知肚明,但互不干涉。甚至,从结婚开始,两人就分房而睡。可今晚,老婆是吃了炸药,还是在别人那受了什么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