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瞳

2020-02-06 07:52
第一章 似水惨案
  
  暮色下的似水城如同一只安静的巨兽,偶尔可以听见它微微的喘息。黎斯走入了弄堂,月光已经开始落下了。弄堂深处招摇着一块门匾,用鲜艳的红色涂抹着几个字:“有来客栈”。
  “捕头,在这里了!这里了!”黎斯刚刚迈入,年轻捕快吴闻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招呼了。两人穿过一条狭窄的走廊,来到尽头的一件客房,吴闻突然停转身望着黎斯,有点兴奋道:“捕头,你一定没见过这样的凶杀案,真的很令人吃惊!”
  推开客门,黎斯第一眼就见到了正对门口的一张梨木八仙桌。梨木桌上正趴着一个人,看衣着打扮应是从西边来的药材商人,浓眉大眼,应该很是端正的一张脸。只是此刻这张脸只剩下了恐惧,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如同一个遭人蹂躏的包子。
  而在商人脑袋上顶着一个很是奇怪的黑匣子,有点像是鸟笼,黑匣子周身都套着密密厚厚的黑布,惟有此刻朝向黎斯这边的地方,悄悄展露开一点:一间低沉昏暗的房间,一张枣红木的床,一张梨木的八仙桌,两张黑色的木椅,两扇被微微打开的窗户,一盏坐落在桌子上的油灯,当然还有桌子上一动不动的死人。吴闻一步迈到木匣子旁边,满脸激动道:“是不是!是不是!真的很惊奇,这黑鸟笼里面的东西竟是这整间的屋子,凶手杀了人之后,竟还做了这个,真是太让人吃惊了!”
  黎斯走到死去的药材商人旁边,淡淡回了一句:“如果凶手有如此的技艺,用来杀人就太可惜了。他不是杀人之后做的这个匣子,应该是先做好了匣子,才杀的人。”
  吴闻回望黎斯,见黎斯正是一脸专注地在望着死人,不由好奇道:“捕头,你在看什么?”
  黎斯道:“我在看死人。有的时候,死人可以告诉我们一些最想知道的东西。”说着轻轻捏开死者的牙关,发现牙齿之间残存着一些绿色的汁水,道,“比如,他是怎么死的。”
  “他是怎么死的,你说了不算,只有我说了才算。”从门口晃晃悠悠又迈入一个老人,老人身上穿着同黎斯一般的青色捕衣,径直来到死人旁边。
  吴闻些纳闷地小声问道:“捕头,他是什么人?我来衙门这么多天,怎么没见过?”
  黎斯笑道:“你当然见不到他,只有死人才能时常看见他。”
  吴闻不由恍然点头道:“莫非他就是那个老死头?”
  老死头从随身带来的灰色小包里,取出一把亮色小刀,将死人平摊在梨木桌上,小刀轻轻在死者的肚子上划下一道痕迹,黎斯摇头道:“为什么你不回衙门再去做?”
  老死头淡淡道:“你要知道,老人是不应该走很多路的。而且,有些厉害的毒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消失,如果不尽快查出来,以后这一辈子再也休想查出来了。”黎斯惋惜道:“只是可惜了这张这么好的桌子了。”
  老死头从血肉模糊之中取出许多绿色的枝叶,仔细看过后道:“这个家伙死得还真是昂贵!”
  望着黎斯不解的样子,老死头笑道:“这是天虫草,一万两黄金才能买到一棵的天虫草。”黎斯不由也是动容,道:“看来这个凶手为了杀人,还真是花费了颇大的苦心。黑匣子,天虫草……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还有更有趣的东西!”老死头递给黎斯一个有鼻子有眼的木偶小人,小人身上满上血迹,显然是刚从死者肚子里拿出来的。木偶小人只有人的小指甲盖那么大,却也是惟妙惟肖,黎斯甚至看出这个小人正在笑。老死头指了指小人摊开的手掌,那手掌上面竟然还握着一点点,几乎看不出的纸片,黎斯费了好久才认出纸片上所写的字:“楼……天……凡?”
  老死头笑道:“这个小人和他一模一样,就是那个不动山庄的楼天凡!”
  不动山庄在很久以来都是武林中的圣地,是所有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地方。不动山庄的创始人就是楼不动。楼不动是一位很传奇的人物,三十岁时在剿灭了当时盛极一时的神秘帮派“生死门”之后,就已经是天下无敌了。据说,自那之后,楼不动每年都会接受十二个人的挑战,向他挑战的都是各派精英,楼不动从与这些高手的交手经验中,总结出一套可谓是毫无破绽的绝代武功,这套武功一直到现在还被收藏在不动山庄一个隐秘的地方。而这正是江湖中人所窥探和想得到的东西,同样也是令不动山庄这几百年来一直不得安宁的最根本原因。
  楼天凡正是当代不动山庄主人楼傲的长公子。
  
  第二章 不动山庄
  
  不动山庄就在距离似水城三十里的一个山谷之中,上有葱山,下有绿湖,四季如春,如同世外桃园。
  黎斯和吴闻还有另一个捕快肖凝在不动山庄的大厅等了许久,都不曾见到楼傲或者楼天凡出来。吴闻有些不耐道:“真是气人,平白让我们在这里等,就是等,连杯茶都不给上!”
  “你们想喝茶吗?”突然一个娇小的身影跳入了三人视线,是个可爱的小女孩。女孩只有十一二岁,大大的眼睛,如水一般清澈的目光,小巧的鼻子,还有弯着的小嘴,绝对是个美人的坯子。小女孩一直在笑着,走近三人,声音甜美道:“爹和哥哥都有很着急的事情要做,你们要喝茶,我给你们端来。但你们不许再说爹和哥哥的坏话了。”女孩说这话时,眼睛不经意地瞥向吴闻,倒是把吴闻看了个脸红,忙着躲了小女孩目光。
  话毕,小女孩蹦跳着出了花厅,看样子真是去端茶了。吴闻这才从黎斯身后探出目光,问道:“这小丫头是谁啊?”
  黎斯笑道:“想来应该是楼傲的三小姐,楼天舍了。”楼傲共有两子一女,大公子就是楼天凡了,二公子楼天命,自小就患了很厉害的病,一直不曾离开过不动山庄一步,而三小姐就是方才的楼天舍了。
  此时,从大厅门前,一个身材颇为高大的男子已经一步迈了进来,此人大约五十岁上下,灰白的长髯,面阔大眼,一双目光如同钉子似的要将人看穿,径直来到大厅中央,方才向着黎斯点点头,道:“黎捕头,好久不见了。”
  黎斯忙起来恭身让了一礼:“的确,上次见到楼大侠,我还是刚回到似水城,想来有个三四年了吧。”
  楼傲从容笑道:“是啊,但不知道,黎捕头这次来是为了什么?”门口又有人闪了进来,黎斯目光如电,一眼看见了,不由笑道:“不瞒老前辈,这次来我是为了大公子,楼天凡而来!”黎斯此话一出,刚刚走近楼傲身旁的楼天凡不由一愣,诧异道:“为我……”
  楼傲的目光牢牢在自己儿子脸上钉了一下,楼天凡顿时不再说话。
  黎斯慢慢道:“昨天夜里似水城出了起人命案子,死者是一个外来的西域药材商人,他被大量的天虫草所毒害,而在他的肚子里我还找到了这个!”黎斯将木偶小人送在楼傲面前,接着道,“这个小人的面目和贵公子一模一样,而小人手中的纸片上也写着楼天凡的名字,所以我此行过来,想要问问大公子,是否认识此人?”
   “不认识,我根本不认识什么药材商人!一定是有人想要栽赃我的,一定是……”楼天凡本是清瘦枯黄的一张脸此刻更是满头大汗,不停地辩解。楼傲低哼一声,楼天凡方才停住了,缩在楼傲身旁,楼傲将小人放还给黎斯,道:“黎捕头,你也听到了。天凡不认识这个人,可能真的如他所说,是有人想要栽赃他的。”
  黎斯接过小人,拿在手中,突然向楼天凡道:“不知道大公子是否喜欢赌钱呢?”
   “不,我从没赌过钱。”楼天凡立即回驳。黎斯回身对捕快肖凝道:“把你查到的东西告诉楼大侠听。”肖凝点头,道:“死去的药材商人身上有一张芙蓉亭的赌局票子,捕头让我连夜去芙蓉亭调查了一切,才探听到这个药材商人在来似水城之前,一直是呆在芙蓉亭的赌场里的,而且在十天前他还和一人发生过很大争执,赌局的人将与他发生争执的人面相画了下来,还请楼大侠过目。”楼傲接过画像,画像上画的正是楼天凡。
  黎斯笑道:“不知道大公子是否还是未见过此人呢?”楼天凡此刻枯黄面色竟是变得苍白,身体微微的颤抖,摇头不停道:“我只是和他赌过钱,因为赌注发生过争执,不可能因为这个我就杀了他吧,你简直胡说八道,胡说八道……”

“住口!”楼傲一掌重重拍在身旁的木桌上,楼天凡吓得就要趴在地上了。楼傲怒气道:“你这个不孝子,我说过没有,让你不要再去赌,不要再去赌,为什么你总是不听!不动山庄几百年的名誉就快要毁在你这个败家子身上了!”楼傲本是红润的一张脸竟也是现出苍白之色,忙着用手按住自己胸口,方才缓和下来。而楼天凡则全身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楼傲又道:“还不知道,被害之人是什么时候被杀的?”
  黎斯道:“根据尸体出现尸斑的时间,死者应该是昨天傍晚时分遭人毒手。”楼傲突然笑了起来,“昨天,如果是昨天的话,那和天凡是一点关系没有的。他昨天一直是呆在山庄里的,和我在一起,除我之外,山庄之内所有人也可以作证。”
   “不错,我昨天根本没离开过山庄。”楼天凡道。
  黎斯还要再说,突然厅门口冲入两名庄内保丁,两人扑在楼傲身前道:“来了,来了,庄主,他们来了!”
  楼傲豁然起身,敞开胸口大襟,黎斯瞥见楼傲胸口金晃晃的刀柄。楼傲微侧首道:“黎捕头,这件事情稍后再说。此刻,不动山庄有些事情要处理,你还是先回去吧。”一时间,庄内脚步声凌乱,数十人都涌向了不动山庄门前。
  黎斯三人赶到庄前时,庄前正停着一辆红漆马车,楼傲如同山岳一样巍然立在众人身前,冷冷望着马车上迎风而展的红色鹰头小旗,喝道:“严鹰,你终于还是忍耐不住了,好,你出来,我们决一死战!”
  没有人回答,周围空气如同窒息了一样寂静,而幽幽淡淡的从不动山庄深处似乎传来一阵幽怨而动人的丝琴之声。黎斯不自觉地回望来时地方,房影重重,什么也望不尽。
  楼傲微吸一口气,踩步抽刀而上,轻轻挑起马车门帘,只望了一眼,却不由得愣在原处。黎斯也望去马车,马车中此刻正襟而坐两人,一人靠窗而坐,一身红色大氅,脸宽口阔,鹰钩大鼻,面如重枣,此人正是西北武林中赫赫声名的人物,红鹰门门主严鹰。不过此刻,这位武林大豪的气派不在,面上一片死灰,而脖颈处一道明显的血痕,血水还在不停地留下。黎斯微微摇头,再去看另一人,此人与严鹰对面而坐,面如枯骨,且只有一目,嘴上倒生一撇八字胡令人望见心中不自觉厌恶。脖颈处同样有一道明显血痕。
  楼傲望了许久,慢慢退后几步,摇头道:“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严鹰和孙藐竟都死了,都死了?”
  黎斯一步迈上马车,轻探两人鼻息,确认都已死亡。而血液还是温热,说明两人死亡时间不出一个时辰。黎斯见严鹰一只手靠在腰畔,似要取出什么东西,他顺着严鹰手向,扯开严鹰腰部一道暗带,从里面拿出一样形状如鸟喙的红色利刃,这也正是严鹰江湖成名的兵器——血鹰刀。黎斯不由暗自思索:究竟是什么,竟能让这位名满江湖的武林名宿甚至没有亮出自己兵器的机会?
  黎斯转了身再去看另一人,此人身无长物,一身衣衫也极其破烂,与衣着鲜亮的严鹰显得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黎斯还发现其手布满老茧,且手掌如石刀一样锋利而坚硬,说明此人乃是一位外家掌派高手。黎斯再看他眼睛,与严鹰一样,此人死时也是怒睁了双眼,直直望着自己头顶。黎斯心中一动,慢慢也是抬高目光,在马车车顶角落竟是挂着一个黑色的木匣子,微微轻动,如同一颗黑色的人头。
  马车外的楼傲面色苍白了许多,望着马车中的黎斯出来,一步踏上,问道:“怎么样?知道是谁杀了他们吗?”
  黎斯慢慢点头,将手中一物举在众人面前:一辆红漆豪华的马车,一杆微微颤抖的红色小旗,四匹健壮高昂的大马,以及马车内两个对坐惨死的武林高手。每一个细节都完美毫无瑕疵,甚至是死者目光中的恐惧之感也雕刻了出来,可谓惊人!
  黎斯道:“在似水城凶杀案的现场我也发现了一个同样的木匣子,木匣子里面也同样用高超的技艺雕刻出了凶杀现场的一切。我相信,雕刻这两个木匣子的人就应该是这一系列杀人事件的凶手。”
  楼傲微微叹息一下,摇了摇头,引着几人重新回到不动山庄大厅之上。
  楼傲慢慢开口道:“其实,自我先祖楼不动死后,许多武林中的人就开始窥探我们不动山庄了,他们相信在不动山庄某个地方有着一本可以让他们功成名就的绝世秘笈。但他们都不敢明目张胆的来抢,毕竟自祖上传下的家学招式也还是够这些江湖宵小之辈受用的!”
  黎斯点头问道:“那是否真的有这么一本武功秘笈?”
  楼傲苦笑一声,道:“如果真的有这样一本武功秘笈,我就不会被血鹰门这样的武林败类欺负到家门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