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差阳错生福祸

2020-02-06 08:27

  一、不速之客夜敲门

  别看牛河湾区财经所所长申谷雨其貌不扬,据说打小就有人说他天生是个当官的命。果然,刚刚过了不惑之年,他那“官星”就有了要动的迹象。

  那是一个黢黑的夜晚,他看完黄金强档电视剧后,正要准备睡觉时,忽然“咚咚咚”响起了一串急促的敲门声。他一边纳闷儿一边开了门,竟然不认识那敲门的人!

  那陌生的敲门人神秘兮兮地四处张望了一遭儿后,才压低了嗓门儿问道:“你是区财经所的申所长、申谷雨吗?”

  核实了他的身份后,那陌生的敲门人才说他是汪副市长的司机小刘。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小刘的来意呢,可那小刘就不容分说地拉着他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小声对他说:“汪副市长特意来看你,就在牛河湾酒家的包房里等候着你呢……”

  却说那汪副市长一见申谷雨,又是握手,又是拍打他的肩膀的,好不热情,就像是久别的朋友重逢了似的,工作、生活、身体、家人什么的聊了老半天之后,才有心无意似的说:“老申哪,咱们市里的郝市长就要调走了……这事儿你听说了吗?”

  不知是真没弄明白汪副市长的用意,还是故意拿明白使糊涂,他却笨笨呵呵地反问道:“郝市长调走了?那谁当市长呢?”

  只见那汪副市长皱了皱眉头,看着陌生人似的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却很是无可奈何地笑着对他说:“接任市长的,除了我……哦,还有那个姓王的——就是也曾在牛河湾区里‘挂职’那个姓王的,他现在也是副市长。”

  可他依然笨笨呵呵地说:“那就好,那就好,不管你们俩谁当市长,咱们区都能沾光,都是咱们区的福分哪!”

  这时,那汪副市长当着申谷雨的面儿,重重地叹了口气,觉得这样是没法跟这个“榆木疙瘩”说明白了。于是,就掏出手机给等在车里的小刘打电话,叫他把事先准备在车里的那些好酒好菜拿了来,只说叫他来一块儿陪着申所长喝几杯,别的事情一个字都没跟他提……

  却说这小刘,已经给汪副市长开了好几年的车了,领会领导意图不仅早已成了他的专长,甚至比他开车更出色、更专业了!一旦领导有个不好办的事情、不好说出口的话语,他都能够不费吹灰之力,三下五除二地就能替领导完全彻底“摆平”了事……别看他在名分上只是个开车的,但事实上他已经成了汪副市长离不开的一把好帮手了!

  那小刘来到包房,他们三人就开始喝酒。小刘更是心领神会地频频举杯,与那申谷雨喝完了“初次认识酒”,又喝“相识酒”,再喝“感情加深酒。”到了申谷雨喝得差不多却又不至于喝多的时候,他给汪副市长使了个眼色,汪副市长就起身以上洗手间为借口躲开了。然后,他就这般如此、如此这般地,把汪副市长的那番“良苦用心”,一点儿都不藏着也不掖着地,全都明明白白地说给了那申谷雨。

  这回,那申谷雨无论如何都没法儿“不明白”了。于是,他申谷雨的心也就开始来来回回地折起个儿来——汪副市长、王副市长,都是从牛河湾区里上去的,也都算得上是熟人……照小刘的话干吧?那可是灭着良心冤枉人家王副市长啊!要是不照小刘说的干呢,这汪副市长无论能否当上了市长,他申谷雨还会再有好儿吗?

  真是连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个小小的科级干部,却摊上了这么个天大的作难事!他在魂不守舍地煎熬中度过了两天后,第三天他就请了病假——因为,他终于拿定了注意:决定照那小刘说的干了,人们不都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嘛,爱咋咋地吧!

  二、阴差阳错一挥间

  当那申谷雨灭着良心,搜肠刮肚,把那“检举揭发”王副市长的材料写出来以后,又一个难题摆在了他的面前:这“检举揭发”材料,可怎么送给汪副市长呢——邮寄没把握不说,这要是落到别人手里,不仅自己的后半生没个好儿,而且还会坏了那汪副市长的大事;亲自送去更是不可,那汪、王两位副市长的家在同一栋楼里,一旦叫那王副市长碰上,尴尬倒是小事一桩,要是漏了兜儿那还了得吗!

  他琢磨来琢磨去地,还真就琢磨出个“天衣无缝”的计策来!

  于是,他就找来一条破旧的面袋子,到市场上买了二十斤小米,回到家里悄悄地将那“检举揭发”材料,深深地埋进了那破面袋子的小米里。然后,唤来他那三闺女小英子,叫她去市里给汪副市长家送点乡下老家新打出来的小米。

  话说这小英子正在初中念书,还只是个孩子,压根儿就不是承担那份“沉重”的年龄。所以,他并没有把那米袋子里面的“秘密”告诉她。

  再说这小英子来到了市里,下了公交车就打出租车,很是顺利地就来到了市政府住宅楼跟前。正当她不知往哪儿走的时候,恰好迎面走来个肥肥胖胖、看上去很是慈眉善目的阿姨。冲样子这阿姨应该是住在这楼里的人。她一边想着一边迎上前去,可就在她开口打听汪副市长家在哪里的那一瞬间,她无意中发现这阿姨的目光和表情都不大对劲儿,可她又说不清楚到底怎么个不对劲儿。然后,她还发现这阿姨除了高一眼低一眼地斜乜她之外,居然还上上下下地打量她了好一会之后,才若有所思似的扬起胳膊为她指路。当时,她不明白、而且还觉得很是奇怪:就指个路这等小事,这位阿姨为什么会用那么长的时间?——给她的感觉,好像这阿姨还动了好重好重的心思、在心里经过一番非常非常激烈的斗争之后,才把汪副市长的家指给了她的。

  其实小英子那种直觉是没错的。只是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当时为她指路的那位阿姨——正是汪副市长的夫人!

  当时一听有人打探汪副市长家在哪儿,那汪夫人脑袋里的那根弦儿,刹那之间就“绷”了起来,而且在心里很是生气地嘀咕着——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整这类事情?于是,那汪夫人瞅了一眼这问路的陌生小丫头后,揉了揉眼睛,又下意识地连连瞅了她好几眼。尤其是她后背上背着的那个破面袋子,更是令那汪夫人颇为上心、更是费尽心思地琢磨过了,而且还真就琢磨出了“弦外之音”!此时此刻,那汪夫人脑袋里的那根弦儿,似乎一下子就“绷”到了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