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袍作证

2020-02-06 11:59

  海滨小城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死者名叫罗丽,惠杰探长接到报案后迅速赶到现场,见罗丽家中凌乱不堪,家具都被推倒在地,好像这里经过一番厮打,而罗丽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睡袍躺在血泊中,胸部留下了一个刀口,惨不忍睹。
  惠杰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想找到什么线索,但屋里有很多人的指纹,如果要一个个地查,肯定影响破案速度。再说,凶器不在现场,凶手销毁了所有不利的证据,看来这凶手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
  查了半天,惠杰没有发现异常情况,便来到过道上,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燃后吸一口,喷出团团烟雾,开始仔细地清理头脑中的思绪。
  突然,外面刮起一阵大风,“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了。
  惠杰掐灭烟头,一扭门把手,却打不开门,没办法,他只好敲门。
  里面的警察替惠杰打开门,惠杰脑袋里升起了一片疑云。他弓着腰,摸摸门锁,这好像是一种新型的防盗锁,这种锁没有钥匙是无法从外面打开的,可门上没有被撬的痕迹。
  房门上有一个向外窥视的“猫眼”,惠杰隔着门,通过“猫眼”朝外望了一下,外面的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这时,检查完毕的法医拍拍惠杰的肩膀,递给他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死亡时间是昨晚7点到8点30分之间。
  惠杰习惯地捋捋头发,自言自语地说:“晚上7点到8点30分,正是客人拜访的时间,由此可推测出凶手挑选这段时间作案有两种可能:第一是故意迷惑我们;第二,凶手是罗丽的朋友或者其他什么人。对了!公寓管理员那儿肯定有来客登记表,或许能提供凶手的一些大概情况!”
  惠杰兴冲冲地来到楼下,亮出自己的证件,找到了公寓管理员,“请问,昨天晚上,有谁找过罗丽?”
  公寓管理员拿出来客登记本,指给惠杰看,“瞧,昨晚7点到8点的时候,来了两个人,一个是煤气管道修理工王伟,另一个是女的,我听她自我介绍,好像是罗丽同父异母的妹妹罗莎。”
  惠杰点点头,在本子上记下这两个人的名字。
  次日,惠杰传唤了这两个人。
  先来的是煤气管道修理工王伟,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跷起二郎腿坐在惠杰的对面。
  惠杰严肃地问:“你知道我找你干什么吗?”
  王伟咧嘴笑了:“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今天报纸上登了罗丽被杀的事,正好她被杀的那天晚上,我去了她家。”
  惠杰眯着眼打量着王伟,“你看到了什么?”
  “我没做亏心事,所以不害怕,”王伟并不直接回答询问,“前天晚上8点,按照约定,我准时去罗丽家修理煤气管道,可按了半天门铃,却没人开门,我以为她迟一会儿才能回来,便在门外等了一会儿才离开。”
  惠杰盘问了半个小时,没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就让王伟先走了。
  过了几分钟,罗丽的妹妹罗莎来了。她抽泣着,眼里莹莹地闪着泪光,不时用手帕擦拭着哭红的眼圈。
  惠杰叹了口气,同情地说:“我为你姐姐的死感到难过,这次让你来,一是想了解一些情况;二是你姐姐留下的一些现金,你能拿走吗?”
  罗莎点点头:“前天晚上,是病重的父亲让我来看姐姐的,我赶到时是7点45分,她屋里亮着灯。”她似乎想着什么,用舌头舔舔朱唇,“可无论我怎么按门铃,却没人应声,我只好走了。”
  这次交谈了很长时间,惠杰还是毫无收获。惠杰取出罗丽的钱,数了数,一共五万元,然后掏出衣袋里的一支钢笔:“请你在这张表格上签上名字。”
  罗莎脱下半透明的手套,就去接钢笔。
  惠杰眼睛一亮,恍然大悟,暗暗责备自己:我怎么把这一点疏忽掉了呢?他一把攥住罗莎的手,高高举起来:“你的手套提醒我,你就是凶手。罗丽是你的姐姐,你怎么能忍心杀她?”
  这句话好像刺中了罗莎的要害,她冷汗淋漓,惊得手一哆嗦,想抽回去。
  惠杰取出手铐,把罗莎铐了起来。
  罗莎仰起沾满泪水的脸,脸上掠过一丝惊慌:“探长,我姐姐死了,你还这样对我!”
  惠杰厉声呵斥:“别再猫哭老鼠假慈悲了,你还想抵赖吗?”
  原来,惠杰是根据房门的“猫眼”和罗丽小姐穿的衣服判断的。因为如果有人按门铃,罗丽一定会先通过“猫眼”看清门外来者是谁,假设她看到的是煤气管道修理工王伟,就绝不会穿着薄如蝉翼的睡袍去开门,所以,当她看清来者是罗莎时,才会穿着睡袍让她进屋。
  罗莎目瞪口呆,无言以对。在惠杰的审问下,她不得不承认:为了独占父亲的遗产,杀害了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