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还不死

2020-01-11 12:50

一、预言成真
  
  苏大志走进一条狭长的胡同,隐约觉得有哭泣声。他加快脚步却怎么也走不出胡同,他的心怦怦地简直要跳出嗓子眼了。于是他拔腿跑起来,就在他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时,一下子发现胡同的尽头是一堵墙——他走进了死胡同!与此同时耳边的哭声也越来越响,他转身欲往回逃,一回头,却见一只干枯得几乎无肉的手向他抓过来!他惊叫一声急忙躲闪,可周围又伸过来无数只枯爪,抓住他撕扯着,他的身体被撕扯成了碎片……
  “啊!”苏大志惊叫一声坐了起来,这才发觉是个梦。他擦了擦头上冒出的冷汗正要躺下,突然感觉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他的胳膊!苏大志吓得头发都竖起来了,颤抖着用手摸到开关打开电灯,只见妻子蔡玲正瞪大眼睛满脸惊恐,一只手紧紧抓着他的胳膊。“你做噩梦了?”苏大志问。
  蔡玲摇摇头,声音发颤地说:“有哭声,你没听到吗?”苏大志又是一惊,自己在梦中听到有哭声,难道现实中真的也有?他竖起耳朵听了听,摇摇头表示什么也听不到。但蔡玲却肯定地说,自己确确实实听到了有人哭泣的声音,决不会听错。
  这时,苏大志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打开一看是一条短信,没有显示号码,只有几个字:“你怎么还不死?”苏大志不禁打了个冷战。
  第二天一早,苏大志的女儿苏蕊也说自己半夜好像听到有隐隐约约的哭声,直到爸爸屋里亮起了灯,哭声才停下。她的哥哥苏伟冷笑着说:“确实有鬼,千方百计要把咱俩赶走,那样苏家就成它的天下了……”
  蔡玲面沉似水,抱起才一岁多的儿子苏超出去了。她是苏伟和苏蕊兄妹的继母,两年多前苏大志离婚娶了小他近20岁的蔡玲,这时苏伟和苏蕊一个18岁,一个16岁,自然对继母视若仇敌。尤其是蔡玲生下儿子苏超后,感觉母凭子贵的她不再一味迁就兄妹俩,他们之间的关系更是剑拔弩张,仿佛随时可能爆发战争。
  很显然,蔡玲不会安排早饭了,苏伟骂骂咧咧地要出门。“大伟,别出去!”随着叫声,奶奶拄着拐杖出来了,拉住苏伟着急地说:“你有大灾,只怕性命难保,就在家坐着哪儿也别去!”苏伟不耐烦地甩开奶奶:“你眼睛都看不见了,还会看出我有大灾?”
  苏大志心头一震。老母亲双目失明二十多年了,她从失明后开始信佛,整天念经拜佛,不管家里发生什么事仿佛都与她无关。不过有时她会很着急地警告苏大志会发生严重的事。几年前苏大志投资开了一个煤窑,赚了些钱,就在他要扩大规模大干一场时,老母亲极力阻拦,要他把矿封了,说再干下去的话就会大难临头,有好几个人会丧命。苏大志不以为然,认为母亲是老糊涂了,照样每天开矿采煤。结果没过几天矿就塌了,八名矿工死在了矿下。此后虽说家里风波不断,但老母亲除了吃斋念经,什么事也不管,今天突然警告说苏伟将有性命之忧,苏大志不由得也担心起来。
  苏大志呵斥苏伟不让他出去,苏伟被父亲监视着都快要憋疯了。他为出怨气,就不停地要妹妹苏蕊去买这买那,苏蕊也烦了,索性出去不再回家了。她最近交了一个男朋友,是个大学生,叫杜海鹏,他渊博的学识和优雅的风度令苏蕊深深着迷。那个乱糟糟的家令她伤透了心,只有和杜海鹏在一起的时候她才能感觉到一丝温馨。苏蕊约杜海鹏出来一起逛了半天街,下午苏大志打电话来告诉她,苏伟趁他不注意还是跑出去了,让她快帮着找他回家。情绪刚刚好一点的苏蕊心又沉了下来,杜海鹏安慰她说帮她一起去找。结果直到天黑也没找到苏伟,累得双腿发软的苏蕊气呼呼地回到家。奶奶抹眼泪说孙子这下性命难保,爸爸发火骂苏伟是个逆子,蔡玲幸灾乐祸,苏蕊的心情又跌到了谷底。
  直到半夜苏伟也没回来,一家人正急得团团转,突然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几个警察,告诉他们城东发生一起车祸,有人被撞死了,死者身上的身份证显示死者正是苏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