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灵。清脆的铃声打破了月光,更预示着新一

2020-02-06 07:20

灵哀寒

哀灵。

清脆的铃声打破了月光,更预示着新一天又要开始了。

我带着我的学生们赶往学校,该死的怎么突然就睡迟了呢,就导致他们都迟到了。

在我们路过一个火锅店的时候,突然一声巨响让我们所有人都停下来,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我眼前的一幕,火光四起,血肉横飞,一个人直接伴随着漫天玻璃渣飞了出来,躺在了我们的前方,接着又是一声巨响,火锅店的大门被炸了出来,我和我的学生们都被那巨大的冲击冲倒在地。

行人们纷纷躲避,生怕受到波及。

我们赶紧爬起来,还好都没有受伤。

经过那爆炸地点的时候,那扇门压在那个被炸出来的人身上,只露出一条满是鲜血的胳膊,从衣服上可以看出,他穿着白色的风衣,只不过这时候白色的风衣已经变成了血衣,眼看是活不成了。

我心说赶紧走吧,迟到了可不好,高三的学生时间很宝贵的,再想想自己,如果迟到面对的科长那张臭脸我就一阵哆嗦,迟到的话骂一顿还好,但扣工资可就不好了,身上还背着房贷呢。

于是乎,我拉着我的四个学生赶紧走过。

当我们经过那扇门的瞬间,我仿佛看到那条胳膊上带血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他还活着!我立刻停下来,喊住他们四个,对他们大喊:“人还活着!快来救救他”!谁知道他们四个的反应却让我吃了一惊:他们不约而同向前走去,对我的话仿若未闻。

而他们口中讨论的,竟然不是关于学习,而是……我们班谁和谁在一起了,放学去哪里玩之类的,甚至剧烈的爆炸,都没有影响他们的兴致。

我三步并做两步追上他们,却不知如何开口。

他们在我的班上学习并不好,可是品行一直不坏,可能是受到最近“老太太过马路”这个事件的影响而变了,我清楚的记得蕊蕊,也就是那四个学生里唯一的一个女孩子说过的一句话:“这年头,好人难做,想做好人就要承受做好人带来的后果!”嗯,一条人命在他们眼中竟然比“谁和谁在一起,放学去哪里玩”还微不足道。

其实仔细想想,我与他们又有什么区别呢?他们在意的比人命重要,而我在意的,不也是吗?我在意的,是自己的钱,自己的工资,房贷。

我与他们,本质上还是一样的,虽然我也停住脚步,也喊他们救人,可是最后,我还是一步跨出,没有伸出我的手……鬼故事尸妹qq1401608384到了学校之后,让我惊奇的是,今天学校居然没有人!一个人都没有!这一下洋洋和磊磊开心了,把书包一扔三张课桌并在一起就开始睡觉,刚子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手里不知道在摆弄什么,蕊蕊掏出化妆盒开始补妆,我在学校绕了整整一圈也没有看到一个人,我很奇怪,即使是星期天打扫卫生的老妈子也不可能不在啊,这里面,有问题!当我回到教室之后,他们四个居然开始玩牌?!看着我错愕的表情蕊蕊俏皮的吐吐舌头:“韦老师,反正今天也没人嘛,为啥不趁着这个机会休息一下呢,最近看书看的我黑眼圈都出来了。

”说着掏出手机看看自己的脸。

“就是嘛韦老师,来我们来玩牌吧!”磊磊打个呵欠,招呼我一起去游戏。

我拗不过只能和他们一起玩牌,玩着玩着突然洋洋说肚子饿,要吃东西出了门。

少了一个人游戏自然进行不下去了,我趴在桌子上假装睡觉听蕊蕊和刚子说着情话,磊磊转了个身又打起呼噜。

我突然觉得当老师当到这个份上也是极品,允许学生在我的眼皮底下谈恋爱。

突然我手机震动了一下,一看是一条彩信,上面有一张照片,拍的是学校的超市,号码是一堆叉叉,很明显世界上不可能存在这样的手机号。

在我纳闷的时候楼上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那是洋洋的声音!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洋洋出事了!我们四个立刻出发,冲向楼上的超市。

进了超市以后货物散落在地板上,一抹鲜红的血迹从货架后面延伸出来,仿佛一个大大的惊叹号砸在我的心里。

蕊蕊已经花容失色,把脑袋埋在刚子胸前不敢抬头,我和磊磊壮着胆子小心翼翼走过去,刚到那里他看了一眼便吐了出来,我的感觉也不好受,那是怎样的一副场景啊,洋洋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从腰部咬断,一条腿已经不知去向,肠子铺在地上,洋洋还活着,他回光返照一般努力尝试着把散落的肠子塞回去,但是怎么都做不到,最后抬头看到了我们,他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韦老师,鬼,有鬼啊!”说着倒了下去,再也没有起来。

回到教室,我们所有人心情都不好,不仅仅因为洋洋的死,更因为学校的大门……锁了,我们出不去了,雪上加霜的是,我们的手机无法通信,打电话永远是“不在服务区”。

这时候蕊蕊的手机震动了,她掏出手机之后一声惊叹:“怎么还有这样的号码?”我凑过去,果然还是那个叉叉号码,同样还是一条彩信,只不过上面的照片变成了学校的厕所。

白天很快在我们的彷徨不安中度过,夜晚来临。

我们把学校所有能开的灯全部打开,只是为了在这个有鬼的地方寻到一丝欣慰。

我们打了无数电话,得到的永远是冰冷的“不在服务区”。

磊磊在我们回来的时候突然蹲下身捂着肚子,一阵“哎哟”之后就进了厕所。

没办法我只能让蕊蕊和刚子先去教室拿纸,我在厕所门口等刚子。

我点了一根烟,靠着墙壁回想这一切,我有一个猜测,只是不敢去想,因为这个猜测太过荒唐:那个彩信拍到的地方,就是下一个要死人的地方。

还没等我一根烟抽完,我的猜想便被证明了……在我转过头弹烟灰的瞬间,我的身后突然黑了,就像断电一般,整个厕所包括女厕就像被拉了电闸一样黑了下去。

我赶紧冲进去,一边打开手电筒一边大声叫着刚子,回应我的只有我的回声,在空洞的厕所里回荡。

我只好一个门一个门打开,到第五个的时候,我发现了刚子。

只是,他已经死了,死的比洋洋还惨,整个身躯只剩下了带血的骨架,其余的组织,不翼而飞。

惊恐的表情瞬间定格在我的脸上,究竟是什么东西居然可以这么快的把一个人吃成这个样子啊!最后,我带着蕊蕊和磊磊来到了食堂,原因无他,学校停电了,而食堂有备用发电机,有光的地方才有希望!我们在食堂吃了点东西,然后坐在那里发呆。

蕊蕊的手机又一次震动起来,吓了我们一跳,仔细一看却是一张照片,那上面是蕊蕊和一个男生赤身裸体抱在一起……这一下刚子炸了毛,不由分说红着眼抓起水果刀就想杀了蕊蕊。

是啊,看到自己爱的人和别人那样是个人都会炸了吧。

但是作为老师,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磊磊杀了蕊蕊,我去拉他,结果他反手就是一刀划破了我的胳膊,我去捂胳膊他又在我的腿上一刀,我感觉得到鲜血正从伤口处流出。

我制不住这个人高马大的体育生,只好带着蕊蕊来到后厨,在一个小房间躲起来。

我们刚刚安定,我的手机就收到了一条彩信,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

照片上,俨然就是厨房!那个鬼就在这里!我不敢在犹豫,拉着蕊蕊一个健步撞开磊磊猛的冲了出去!在磊磊站起来的那一刻,我关上了门,关门的时候,我分明看到,愤怒的磊磊身后站着一个人!他穿着白色的风衣,带着口罩,那口罩上,全是红色的液体!我们刚出食堂就听到身后传来磊磊的惨叫,又一个被吃了。

我很害怕,我很无助,我知道白天那个人因为我们没有救他,所以变成了鬼来杀我们了!我记得很久之前看过一本书,上面写着:“……哀灵者,怨灵也。

怒而怨,怨而哀,必以其死前所为之事杀人,遇者无不死亡也……”我只能后悔,只能无助的看着蕊蕊一脸泪痕。

是啊,如果早上我们救了那个人现在他就不会这么追杀我们了吧,可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事情已经这样了,除了跑还能怎么办?除了在学校里乱跑我们还能去哪里?手机再次震动,我在蕊蕊惊恐的眼神里掏出手机,这次的地方,是教室,我们现在呆的地方!因为磊磊的死仿佛解开了什么一样,电力系统恢复了正常。

看到照片我猛的站起来,却撕扯到伤口,跌倒下去,我看着蕊蕊,希望她可以过来扶我一把。

可是蕊蕊立刻转身出了门,出门前我还看到她的嘴唇微微耸动,那口型,分明就是“对不起”啊!我惨笑着坐在墙边,等待着。

没想到却听到了另一间教室传来蕊蕊惨绝人寰的吼叫。

我挣扎着爬起来,走向那边。

我忘了,我们学校的教室,除了位置都是一模一样的。

那个教室里,蕊蕊躺在地上,身下是一摊鲜血。

我没有去翻动她的身体,从她脖子那里反卷的皮来看,反过来一定是一番惨不忍睹的景象。

转身,离开。

你当初不救我,那么死了只能怪你自作自受。

手机震动了,终于轮到我了啊。

看看屏幕,那里是厕所门口。

我一步一步走过去,我不想再逃避。

比起非要在逃跑中惊恐的死去,那么我宁可选择去面对,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这么能吃!出门,厕所门口果然有一个影子,白色的风衣,带血的口罩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的嘴巴还在咀嚼,口罩外面还残留着一些碎肉。

我拖着受伤的腿走过去,到了他的面前站好。

他还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宛如雕像一般无动于衷。

我颤抖着伸出手,一把拽下了他的口罩……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我看到,那带血的口罩下面那张脸,就是我啊!我呆立在那里,一阵天旋地转。

如果说,现在的我是我,那么眼前的,又是谁呢?……我的压力太大了,房贷要还,昨天还被扣了工资,和女朋友吃火锅她却接了一个电话后转身离去,她的手机里,传来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恨,我恨这个世界!为什么有些人就应该这样?我们都告诉学生起点不重要,可是又有几个老师相信,起点真的不重要呢?为什么有些人生下来吃喝不愁,成天骄奢淫逸无所作为却过得有滋有味,为什么我努力工作却还是连房贷都还不起,女朋友也因为没钱而离开我,为什么?究竟为什么?难道说,我已经哀伤到这样的程度了吗?我已经怨恨到,在梦中吃了这几个学生,他们冒着迟到的风险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这种程度了吗?如果说,现在躺在地上的是我,梦里的那个也是我,那么那个我,也太过于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