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回头,我在你背后。这是一条少为人知的老

2020-02-06 09:49

就让这姑娘别回头

别回头,我在你背后。

这是一条少为人知的老路,你就在这条路上走着。

路上除了你,再没有其他人了。

你已经不知道走了多久,只知道距离路的尽头还有很远很远。

前方没有一丝的灯光,你甚至看不清自己摆动着的胳膊是不是你自己的。

你不自觉的望了望前方,什么都没有,除了黑。

黑的令人窒息。

你接着抬头看了看天上,天上也是什么都没有。

没有星星,没有月亮。

这条路死一般的可怕,死一般的寂静,静到你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这条路上如果还有声音的话,那也只剩下你的脚步声,心跳声,呼吸声,胳膊的摆动声。

只是,不能确定的是,除了心跳声是你自己的外,其他的声音,是不是从你身上发出来的。

你就在这条路上不停地走着。

你听到了树叶沙沙地响声。

你以为是起风了,可是你什么都没有感觉的到。

接着,几声哑、哑、哑的声音从你的头顶传来,你还听到了煽动翅膀的声音。

你确信,那是乌鸦的叫声。

你的突然到来,惊醒了它们沉睡的梦。

可是,你看不见它们,你只是凭着自己的感觉在臆想。

那么,它们真的是乌鸦吗?你没想那么多,继续走着自己的路。

你走过了那几棵苍老的树,乌鸦的声音渐渐地淡了,听不见了。

夜,再次静的可怕。

这个时候,你好像听到了身后有人在叫你。

于是,你习惯性的回头朝后看了看,可是你发现身后除了黑,无边无际的黑之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你以为自己听错了,是自己在这种场景下产生了幻觉。

你开始加快了自己的脚步,你的心跳声也跟着慢慢的加快。

可是,你又听到了有人叫你的名字,还是刚才那个声音,还是来自你的身后。

这次,你已经不敢回头了。

你的头注视着前方,虽然前方什么都看不见。

你的脚步声也跟着越来越快,几乎已经变成了跑。

你终于还是走累了,你开始放慢了自己的脚步。

又变成了你刚开始踏上这条老路时候的步伐,只是你的额头如雨。

接下来,你再没有听到树叶沙沙地响声,也没有听到乌鸦煽动翅膀并且发出哑、哑、哑的声音,也没有听到那不知道是谁在呼喊你名字的声音。

甚至你连自己的脚步声、心跳声、呼吸声都开始感觉不到了。

你的大脑已经放空。

过了好久,你才找回一点真实的自己。

你以为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没事了。

却突然,你感觉到背后有人,在你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你脸上的汗水滴落到了破土里,还能听到每一滴汗水啪、啪的声音。

你胆怯的回了回头,你一边回头,一边祈祷着身后什么都没有。

如你所愿,你的身后一片的漆黑,除了黑,还是黑。

你以为是自己紧张,导致的神经错觉。

定了定神,又开始朝着前方的路走去。

你刚走了不到十步,又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像是被人从背后拍了一下,貌似分量比上次的还要再重一些。

你再也不敢回头朝后看了,连朝前走路你都不敢了。

你愣在了那里。

李华每天早上都喜欢到赵老头的早餐铺子里吃上两个热乎乎的包子,喝上一杯暖暖的豆浆。

赵老头的早餐铺很小,只有零零碎碎的三五张桌子,杂乱无章的摆放在屋子里。

早餐铺的门口,横放着一张稍微长一些的桌子,不过矮矮的。

桌子上铺着一层油布,油布很宽,已经遮盖住了桌子的前沿。

油布上面摆放着各种类型的包子,包子的左边是豆浆,八宝粥一类。

遮盖着桌子前沿的油布上写着:韭菜包子3元5个,猪肉白菜包子1元1个,诸如此类,不再一一列举。

这条油布已泛黄,看的出,应该已经有了好几个年头。

赵老头正在桌子前吆喝着他的生意。

赵老头看上去有五十多岁,逢人就是一脸谦卑的笑容。

赵老头的这家早餐铺开了多久,已经无从知晓。

只知道,李华三年前从遥远的家乡来到这里的时候,赵老头的这家店就已经在这里,屋檐上,桌布上那个时候就已经布满了油烟,已经泛黄。

李华三年来,从第一次吃到赵老头家的包子之后,不管风天雨天,到这里吃上两个包子,喝上一杯豆浆,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

三年来,从未断过。

赵老头家的包子,确实好吃。

所以,虽然他的店铺很小,顾客却很多,每天屋子里都挤得满满的,生意倒也不错。

李华在这个小镇上谈了一个女朋友,女孩儿的名字叫刘芳。

刘芳是个古灵精怪的女孩,李华很喜欢她。

刘芳的家就在这个镇子郊外的一个村子,这里有着她十八年的记忆。

刘芳就在李华所在的公司不远处的另一家公司上班。

只要李华下班早,就会骑着刘芳的自行车,载着刘芳,送她回家。

等把刘芳送到家门口的附近,李华就不再往里面送了。

刘芳的父母不知道她在镇子上谈了个男朋友。

李华看着刘芳独立骑着车子回家,他一个人徒步返回,李华住在镇子上。

从刘芳家的村子到镇子上,有一段的距离,李华为了节省时间,喜欢抄近路返回。

这条近路,就是本文一开始提起的那条少为人知的老路。

这条路很偏,所以白天都很少有人走,更别说是漆黑的夜晚。

这天,李华把刘芳送到村口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的时间了。

李华为了赶时间早一点回去,选择了走这条比较偏的土路。

刘芳之前告诉过李华:“华子,路那么远,你骑我的车子回去吧!”李华说:“我骑了你的车子回去,第二天早上,你就要走路去上班,我舍不得让你走路。

”“那你把你那辆车也骑来,你骑一辆,我骑一辆。

”李华又说:“我喜欢你坐着后座,搂着我的腰,被我载着的感觉。

”这是一条几经沧桑的老路,李华就在这条路上走着。

这条路很苍老,路上的每一抔黄土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只是这些故事现代人已经无从知晓。

天上有着几处的星星,它们在注视着这条老路,注视着李华。

这条路上除了李华之外,再没有其他的人。

这几颗星星开始低声细语,交头接耳,它们好像在议论着李华,不过李华并没有发觉,他没有朝天上看。

正在看这个故事的我们也没有发觉,因为我们不在那条老路上,我们在那条老路之外,其他的任何地方。

李华走过了一个村子,离他所居住的镇子近了一步。

李华又走过了一个村子,离他所居住的镇子又近了一步。

李华在路过这个村子的时候,还听到了几声狗吠。

一开始是一条狗在叫,接着,三条,五条,很多条狗一起叫了起来。

李华除了听到狗吠之外,还听到了村子里有人开门的声音,那应该是有人从床上起来,走出了屋子,走出了院子,走到了门口的街道上。

不过那人没有看到李华,李华也没有看到那人。

李华一直在这条老路上走着,没有停留。

李华走近了那几棵老树附近,树叶沙沙地在响。

紧跟着就是煽动翅膀的声音,和发出的哑、哑、哑的叫声。

李华借着那几处淡淡的星光,朝头上看了看,那是乌鸦,三五只乌鸦。

其中一只乌鸦的眼睛和李华的眼睛对视着,它对这个深更半夜的赶路人充满了敌意。

它用它那长长的嘴巴对着李华哑、哑的说着什么,李华听不懂,木木的看着它。

乌鸦不再纠缠这个看起来怪异的行人,煽动了几下翅膀,飞到了另一颗树的枝头。

李华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落到了自己的脸上,伸手去摸了摸,那是乌鸦的羽毛。

继续赶路。

走过了那几棵苍老的古树,走远了,一路上静了许多。

李华听到了有人在背后叫他,回头看了看,什么都没有。

他听老年人讲过一个故事,一个人在深夜赶路的时候啊,如果听到身后有人叫你的名字,千万不要答应,更不要回头看,因为那可能是死去的人在勾你的魂。

不觉间加快了赶路的速度,刚走了没几步远,再次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声音来自他的背后,那个声音在叫着他的名字。

李华害怕了,他开始在路的四周,用眼光搜寻着什么。

你越害怕什么,就越要追根究底知道什么,这是人类的本性。

也许这不单单只是人类的本性,所有的动物都如此,甚至所有的植物也都如此,只是我们人类还不曾发现而已。

李华的眼睛四处的搜索着,突然,他的眼睛定格在了一处不动了。

他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那个身影对他来说太熟悉了。

他像是发现了什么,没敢停留,加快了步伐,跑开了。

接下来的某一天,李华来到了我家找我。

我知道,李华无事不登三宝殿,他肯定是遇到了什么情况。

“周哥,你知道咱们镇子郊区的那条老路吧?”“到刘家沟的那一条?”“对,就那条。

”“那条路怎么了?”接着他把那天夜里在那条老路上遇到的怪异的事给我讲述了一遍。

“有意思,剩下的就交给我吧!”我送走了李华,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这条老路上面。

很多读者读到这,可能会对文中突然冒出的这个我究竟是谁,是做什么的,发出疑问。

我在这里就给大家简单的做下自我介绍。

我是一个没有工作,游手好闲的年轻人,我姓周,我叫周德中。

我只有两个兴趣爱好,一个是女人,另一个就是探寻身边的未知,这两件事对于我来说,都是我所喜爱的,我为之乐此不疲。

对身边未知事物感兴趣,喜欢为之探寻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缜密。

所以我在去那条老路之前,特意给你留了一张纸条,那张纸条就放在我屋子里的书桌上,我知道你一定会看到它的。

我知道你会到我的住处来找我,因为你每次和我见面的间隔从未超过三天。

你如果三天见不到我,肯定会来找我。

你只要来找我,肯定会看到我给你留的那张纸条。

我去了,去了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你给我发短信,我没有回复你。

你给我打电话,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告诉你“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你和我失去了联系。

你焦急的等待着我的回电,可是时间一秒秒的过去,你的电话一次次的响起,却没有一个是我给你打来的。

你哭了,你以为我悄悄抛下了你,去了远方。

你火急火燎的来到了我家,你发现我家的大门紧锁着,你更加坚信了自己的想法。

不过,你携带着我家大门的钥匙,那是我们相识的第一个冬天的晚上,我们两个一起去一个老头那里配的钥匙。

你不但有我家大门的钥匙,还有我家正门的钥匙,以及我卧室的钥匙。